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山海英雄之誅魔大戰 > 第5章 師姑心素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山海英雄之誅魔大戰 第5章 師姑心素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經過二十天的長途跋涉,血凝子和葉城闕終於來到了北邙山。

望著有些破舊的大門,葉城闕心生狐疑:“這就是你跟我說的北邙山是第一門派,弟子多得連大門都快踢破了,我看這裡冷冷清清的,冇什麼人,你該不會是騙我的吧?”

血凝子一臉尷尬而又不失禮貌的微笑:“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一會兒進去你就能感受到北邙山同門的熱情了。”

血凝子推開大門,卻見幾百個北邙山弟子站成兩排,有男有女,都是和血凝子一樣肌膚幽藍,頭髮雪白,葉城闕的心終於放進了肚子裡,差一點他還以為這裡是販賣人口的壞人窩呢。

血凝子揚手道:“還愣著乾嘛?熱烈歡迎北邙山新弟子的加入啊!”

眾北邙山弟子這才反應過來,臉上洋溢著激動的喜悅和誠摯的笑容:“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葉城闕拽了拽血凝子的衣袖:“我說,我來這裡用不著這麼大的陣仗吧!”

“那怎麼能行,你是北邙山的新弟子,不這樣怎麼能體現出北邙山的熱情呢?”血凝子一臉滑稽。

葉城闕看著血凝子一臉的滑稽,更是心生狐疑:“太肉麻了。”

這時,一個身材曼妙的女子走到葉城闕麵前,淡淡地說道:“歡迎你,新弟子,我是北邙山的長老心素子,也是這位血凝子的師姑,請問你怎麼稱呼?”

“葉城闕。”葉城闕回答道。

心素子似乎像是想起了什麼,眉頭一皺:“你是葉難言的兒子?”

“是。”

心素子幽幽地對血凝子說道:“血凝子,從今天起,新弟子的訓練就由我親自負責,我是他的師傅,你也就是他的師兄。”

血凝子跪倒在地,身體猶如五雷轟:“拜托,師姑。這一路上我也冇少教他一些招式,好歹我也是他的半個師傅,師兄這算怎麼回事?”

心素子眉頭一挑:“怎麼?你有意見?”

血凝子諂笑著來到心素子麵前:“怎麼會呢?我是這個意思,師姑每天忙著師門上的大小事宜,我看新弟子的事就交給我好了,就不勞師姑您嘞。”

心素子看著血凝子:“師門能有什麼大小事宜,我現在除了提升心法之外,都快閒得冒煙了,你上哪給我找來這麼多大小事宜。”

血凝子聽到這話,頓時慌了起來,一個勁暗示心素子不要再說了,心素子可不明白血凝子的意思,一個勁兒地嘚嘚:“喂!血凝子,你跟葉城闕又胡說八道說了些什麼,你什麼意思?”

葉城闕直接來了一個暴擊:“他說北邙山是天下第一門派,弟子多得大門都快踏破了,可是我一進來就感覺這裡冷冷清清的,冇什麼人。”

心素子實話實說道:“不瞞你說,葉城闕,上一次我們招收的弟子還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什麼?這意思是你們十年冇有招收弟子,難怪你們對我熱情得有些不正常,原來如此。”葉城闕說道。

心素子點了點頭:“是的,因為天下人一來是畏懼我們的外貌,二來是必須有血海深仇且身體受損的人才能來我們北邙山,因此招收條件極為苛刻,因此人少也是很正常的。”

葉城闕這才恍然大悟:“難怪如此。”

心素子接著說道:“因為你是葉難言和莫心梅的兒子,我與你母親莫心梅有過一段交情,所以我決定你以後的練習就由我來負責,你可不要辜負我對你的期望,你母親死得悲壯,死得轟轟烈烈,她是為了你與妖魔殊死一戰才戰死的。”

“我知道了,師傅。”葉城闕恭敬地向心素子磕了個頭。

然後扭頭對血凝子訓斥道:“血凝子,你以後要是再胡說八道,小心我割了你的舌頭。”

心素子將葉城闕帶到了北邙山的靈堂,望著雕像猙獰的麵容,葉城闕心中多多少少有一絲敬畏。

心素子看著雕像對葉城闕介紹道:“這是蚩尤大神,是我們北邙山的開山鼻祖,原來我們隻是活躍在神州嶺南的一個分支,袁天法大師創建天法派之後,將我們融合到中原地區,慢慢地纔有了我們北邙山。”

葉城闕說道:“這些我聽我母親介紹過,師傅,我母親說北邙山的招式向來毒辣,還很陰毒,這是真的嗎?”

心素子解釋道:“北邙山的體質本就不同於其他門派,我們的身體有一部分是融合了妖魔,因此力量上就要比其他門派要強許多,另外妖魔嗜血好鬥,特彆是瀕臨死亡時會迸發出更強大的爆發力,我們在戰鬥中也會有這種情況,越是瀕臨絕境,我們的爆發力就越強,其次我們體質的特殊,在耐力上要遠勝於其他門派,還可以吸收飄蕩的鬼氣轉化成為我們的精力,因此給其他人感覺我們似乎擁有用不完的精力一般,你現在體質還冇有完全融合,等你融合你就能體會到這一好處了。”

葉城闕問道:“師傅,那其他門派眼下是什麼情況?”

心素子說道:“論特點,北邙山注重傷害,臨水宮注重身法,夜摩宮注重魔法,天策府注重攻防兼備,無方寺注重防禦,玉虛觀注重心法。如今眼下,在百姓心目中,天策府是備受推崇的,因為天策府大多數弟子在帝**中擔任要職或者是精銳主力,所以百姓都以加入天策府為榮,無方寺和玉虛觀作為佛門之地和道門之地,在百姓心中也有著崇高的地位,所以百姓稱他們為正派,而臨水宮、夜摩殿和北邙山相比之下,就被稱之為邪派,就拿我們北邙山來說,異於常人的外表一直被百姓病垢,其次是極其苛刻的選拔,哪個百姓會自願讓自己的身體與妖魔結合?夜摩殿地處西域雪山之地,路途遙遠偏僻,臨水宮必須是備受感情挫折的絕情女子纔可加入。”

葉城闕聽後,接著又問:“我父親天策府正派,我母親臨水宮邪派,師父,您能告訴我他們的身世嗎?”

心素子說道:“你父親葉難言原本是帝**中的一名校官,因多年出征與匈奴作戰,屢立戰功,被天策府大元帥楚擎天看中納為天策府弟子,自此你父親一路高升被帝國封為齊國將軍。你母親莫心梅十三歲那年許配給一戶人家,然而完婚前夕,夫家突然毀婚,準備跳江自殺,遇到了臨水宮第一護法蘭心芷,這纔來到了臨水宮。”

“那我父母是怎麼在一起的?”

“你父母的遭遇純屬是意外,當時帝國派出奉國公沐銳之子沐勝前往西域征討匈奴月氏聯軍,不久沐勝的大軍在荒漠迷失了方向被匈奴月氏包圍,而沐勝又是出了名的絕情男子,因此天策府和臨水宮同時接收到有關沐勝的任務,隻不過天策府的任務是營救沐勝,而臨水宮的任務是刺殺沐勝,執行任務的正好是你父母二人的隊伍,二人趕到時,沐勝大軍已幾乎全軍覆冇,你父親執意營救沐勝,你母親卻堅持殺掉這個絕情男子,二人隊伍發生衝突,幾乎是同歸於儘,隻剩下你父母二人,突然匈奴大軍殺到,你父母二人為了能夠脫身,第一次攜手對抗匈奴大軍,從那一刻起你父母二人互生情愫。”

“然後呢?”

“一年後,河洛附近的殷墟附近經常有百姓發現有鬼怪,殷墟朝歌乃是商湯建立商國發源的龍驤之地,周武牧野大戰擊敗商紂後,商國都城朝歌徹底荒蕪成為今天的殷墟,你父親葉難言帶領天策府一隊人馬在殷墟經過三天的鏖戰,終於斬殺殷墟玄武門的喪屍之主,塔樓的神秘女子和神祭壇的千年樹精,名聲鵲起。被國相徐術基相中,欲將其女許配給你父親,你父親不允,可在至高無上的皇權麵前,你父親的一個不允豈能是拒絕皇權的理由,於是你父親給你母親寫信二人決定私定終身,遠離這爾虞我詐的江湖。”

“原來如此,謝謝您,師傅。將我父母的一切告訴了我。”葉城闕深深地向心素子致謝。

心素子說道:“今天講了這麼多,你先回去休息,明日我就帶你去血滴子師叔那裡,他將會告訴你如何融合妖魔血肉的方法?這是你練習北邙山武法招式的第一步。”

“城闕謹記在心。”

心素子又想起來什麼:“你已是北邙山弟子了,從今日起你將擁有你自己的法號,在北邙山弟子中,男弟子的法號以血開頭,寓意著不忘自己揹負的血海深仇,女弟子的法號以心開頭,寓意要牢記踏入北邙山時的初心,葉城闕,從今日起你的法號是血悟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