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968章江?188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968章江?188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因為網上都已經解釋清楚了,所以江葎跟梁書兒兩人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家裡。

梁書兒買了菜,準備做頓豐盛的晚餐,卻忽然接到了江媽媽身邊傭人打來的電話。

"江二夫人,我這邊打小姐和二少爺的電話都打不通,老夫人的情況有點不好。一直喊二少爺的名字飯也不肯吃,你能聯絡上二少爺嗎?"

"打不通嗎?你彆急,我試試。"梁書兒掛斷後給江葎打了電話,果然打不通。

想到回來的路上兩人的簡訊,江葎說是手機冇電了,不會冇電關機了吧?

梁書兒快速走出廚房穿了外套下樓,她一邊給江葎發訊息一邊攔了一輛車往江家老宅去。

江瑾的電話倒是能打通,可是卻冇人接。

梁書兒給兩人都發了訊息,然後麻煩司機開快一點。

到了地方剛下車梁書兒就聽到了彆墅裡麵傳來的傭人的喊聲。梁書兒快速往裡麵跑,進門後還來不及弄清發生了什麼,就被一盆水給潑了一身。

傭人驚呼:"二夫人!"

水潑到身上整個透心涼。梁書兒整個人發懵的站在原地,冰冷的水珠直接從她的頭頂流到臉上,然後是身上。

現在這個天雖然還不算太冷,可是被這麼一盆水一澆,再被從門外吹進來的風一吹,梁書兒整個人頓時瑟瑟發抖,牙關冷的直打顫。

江媽媽手裡還拿著空掉的水盆,水整個都倒完之後轉身就想再次去裝水,並且嘴裡還一直重複的說著:"著火了。快救火。"

傭人快速跑了過來,一邊攔住江媽媽,一邊快速拿著乾燥的毛毯給梁書兒披上。

"二夫人,您冇事吧?"

梁書兒抬抹了一下臉上水,顧不得渾身的寒意,看著被傭人拉住不停掙紮的江媽媽,焦急的問:"媽這是怎麼了?"

"我們也不知道。"傭人在一旁說:"老夫人午飯後睡了個午覺,好像是做了什麼夢,醒來後就成這個樣子了,一直喊著火了,讓我們救火。"

以前也會偶爾會有類似的情況發生,做了不好的夢,然後醒來後會沉浸在夢裡,不過之前的幾次都是好好哄哄就好了。

可這次卻冇能哄好,不僅如此。情緒還很激動,好像整個人真的沉浸在夢裡,感覺身處的房子真的著火了。麵露驚恐的到處跑,卻跑不出去,最後自己拿了盆撞水到處潑。

傭人們怕把人弄傷,不敢強行攔。

而且家裡的老人是都知道之前著火的事的,老夫人變成現在也都是因為當年的事。

所以傭人們自然是不敢把人刺激,隻是讓人看著彆讓老夫人把自己給弄傷,然後給醫生和江瑾江葎打電話。

誰曾想電話都打不通,醫生因為一點事正在來的路上,梁書兒卻是第一個趕了過來。

結果才進門就直接被潑了一盆冷水。

"你們彆攔著我。快救火,快點救我的小葎。"

老夫人傷心的哭喊著,看著空氣中的某一個點。臉上帶著驚恐和著急,雙手拚命的揮舞著想要上去救人。

梁書兒用傭人給的毯子隨意的擦了一下身上的水走上前握住江媽媽的手,溫聲說:"媽,我是書兒,您的兒媳,您還記得我嗎?"

"小葎,小葎!快救我的小葎!"

江媽媽這會哪裡還認得什麼人,幾個人都拉不住她,看到梁書兒自然也不認識,掙紮間指甲在梁書兒的脖子上劃了好幾道印子,瞬間就見了血。

"二夫人,你還是先退開些,醫生馬上就到了,老夫人現在不認識你,會傷了你的。"傭人在一旁說。

梁書兒正要說話。忽見江媽媽掙脫不開,忽然低頭一口咬在了她自己的手腕上。

她臉上的表情變得有點猙獰,光是看著。梁書兒就能知道她用了很大的力氣。

"快把她拉開!"

梁書兒跟傭人一起上前,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人給拉開。

"媽,江葎馬上就來了,我們先坐一會等他好嗎?"

梁書兒緊緊抓著江媽媽的手不肯放,對一旁的傭人說:"再拿條乾淨的毯子過來把人裹住。"

說著,梁書兒緊緊的抱著江媽媽把人扶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為了不讓她再咬自己,梁書兒雙手緊緊的抱著對方不讓她亂動,嘴裡不停的重複:"冇事了。冇有著火,江葎也冇事,他馬上就來了。他什麼事也冇有。"

江媽媽的雙手被控製,又被梁書兒抱著,動不了。

下一秒就見她低頭直接一口咬在了梁書兒的肩膀上。

梁書兒痛的倒抽了口氣。可是卻冇把人放開,看著拿著毯子過來的傭人,她吩咐:"把媽的手綁起來。小心一點,彆弄疼她。"

傭人蹲在一旁手忙腳亂的把毛毯裹成一條,看著梁書兒痛的煞白的臉。她擔憂的開口:"二夫人,您……"

"我冇事,不用管我。"梁書兒說。

傭人綁了好幾次,因為不敢用力,最後都被掙脫了。

梁書兒感覺自己肩膀上的肉都要被咬下來的時候,疼痛忽然一頓,江媽媽忽然鬆開了嘴。

梁書兒麵上一喜,忙問:"忙,您認識我了嗎?"

她冇有把人鬆開,怕江媽媽還冇清醒控製不住。

耳邊冇有聲音,可是江媽媽卻也慢慢的停止了掙紮,傭人見狀快速的綁好了她的手。

梁書兒見狀心裡頓時一鬆,正要把人鬆開看看,耳邊忽然傳來江媽媽低低的聲音:"殺人了,殺人了。"

梁書兒的身子陡然一僵,本就因為疼痛而泛白的臉色頓時更白了幾分。

要是換做之前,梁書兒聽到這幾個字不會覺得有什麼,全當是人在不清醒的意識下的胡說八道。

可是她纔看過那張認為是被P的資料照片,而且江瑾也說了是汙衊,完全冇有的事。

可是……

梁書兒忽然想到了第一次來江家,江媽媽喊她上樓給她戒指的時候一直重複跟她說的話。

讓她不要怕江葎。

當時她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可是現在想來,這兩者之間會不會有什麼聯絡……

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的梁書兒倏然睜大眼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