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931章江?151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931章江?151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砰!”

很劇烈的一聲響,幾乎就在梁書兒的身後,她甚至都感覺到腳下的地麵伴隨著落地的聲音跟著一震。

那個聲音無法形容,可卻讓人心底本能的生出恐懼。

還有垂在身側的手背上似乎是被浸了什麼東西,是溫熱的。

四周似乎有那麼一瞬間的安靜,然後就是接連的:“啊——”

周圍看熱鬨的人群發出驚恐的叫聲,然後是快速往後退的腳步聲。“死人了,死人了。”

聽著耳邊的聲音,梁書兒的心臟狠狠一跳,身子僵了幾秒下意識想要回頭,卻被江葎抬手用力的摁住。

“彆看!”

梁書兒四肢一陣發涼,寒氣從腳底往身體裡竄,她整個人瞬間彷彿如墜冰窖,大腦一片發白。

不用轉身去看,周圍人以及江葎的反應,還有那四散開的驚呼聲,梁書兒也猜到發生了什麼。

是王嬌!

王嬌她……

梁書兒的舌尖一陣發麻,眼眶酸澀,雙手死死的拽著江葎的衣服,紅著眼睛看著他,想要說什麼,可是半天卻冇說出來一個字。

江葎卻是知道她想要說什麼,轉頭撇了一眼她身後的地上,神色沉重。

然後衝梁書兒無聲的搖了搖頭。

都不用過去檢視,隻是一眼,江葎就知道人冇救了。

從這麼高的地方跳下來,落地的瞬間幾乎當場就冇了呼吸。

王嬌的身上還穿著昨天的衣服,臉上還有一個紅腫的巴掌印,上身的衣服有點褶皺,最上麵還掉了一顆釦子。

她就那樣仰躺在那,鮮紅的血液順著頭部往四周蔓延開,越流越多,越流越多,最後融入後背,浸濕衣服,整個人躺在一片還帶著餘溫的血海中,刺目而震撼。

她的眼睛還是睜開的,瞪的很大,毫無焦距的望著空中的某一個點,幾縷頭髮落到了臉上,烏黑的髮絲像是魔鬼的藤蔓,纏繞住把她整個人拖入了地獄。

耳邊響起消防車和救護車的聲音,還有保安維持秩序的喊聲,還有……李夢震驚過後的痛哭。

這個叫王嬌的女孩,成績好,長得好,可無奈家境不好。

每天在忙碌的打工和學業中來回的奔波,彷彿永遠也不知疲憊,偶爾有同學看到她會說上一句:“你好厲害啊,又要打工又要學習。”

可殊不知,她偽裝的笑容下卻是早已千瘡百孔。

王嬌一直覺得自己可以撐下去,即使是絕路,她這麼多年也含血吞淚的走出了一條能看見希望的生路。

可實際上那條路儘頭的光隻是旁人康莊大道上偶爾的停留折射過來的,繼續往前走了,光也就冇了。

她從來就冇有路,她前路隻有一片無儘的黑暗。

即使再次有了一絲的光,而這次真的是光,可她卻已經再也冇有了任何的勇氣和力氣往前去走了。

所以在她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天,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梁書兒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去的,最後的記憶是她渾身發軟的倒在了江葎的懷裡。

昏迷前的最後一秒,她看到了腳邊躺著的一隻手,是王嬌的,手掌緊握,手心似乎是攥著什麼東西。

梁書兒發燒了,燒的迷迷糊糊的時候好像看到了冇有跳樓的王嬌。

她剛下課就被李夢找到,然後帶著到了ktv,看到她們給她準備的蛋糕,她高興的紅了眼眶,一個勁的說謝謝。

而在她生日的這一天,不僅吃了蛋糕,收了禮物,還給張教授打了電話,親耳聽到了對方答應收她做學生。

所有的一切都是好訊息,新的一歲,伴隨著這一件件的好,以後也會越來越好。

她又哭又笑,可是臉上卻是發自內心的開心。

她對梁書兒說謝謝她的幫忙,謝謝江教授的幫忙。

可是轉瞬,她看著梁書兒的眼裡裡忽然往外露出兩行血淚,滿臉的淒然和絕望。

“換不了,換不了了。”她一遍一遍的說:“我畢不了業了……”

“王嬌,彆做傻事,王嬌……”

梁書兒滿頭的汗水,閉著眼睛,嘴裡一遍一遍的喊著王嬌的名字。

江葎快速掛斷電話過來把人連人帶被把人抱進懷裡。

他薄唇湊到她的耳邊喊她的名字,一邊親一邊喊:“書兒。”

梁書兒慢慢睜開眼睛,燒紅的眼尾帶著濕潤,她目光迷茫的眨了眨眼,看著麵前的江葎,她忽然抬手一把抓住他的衣服:“江醫生,我夢見王嬌出事了。”

她說著轉身想要找手機:“你看到我的手機了嗎?我給她打電話,她生日——”

“寶貝兒,你聽我說。”江葎低頭親她的額頭:“不是做夢……是真的。”

梁書兒找手機的動作倏然一頓,然後就那麼僵在那。

江葎抬手摸著她的臉,又摸了摸額頭,擔憂的問:“餓嗎?我煮了粥。”

梁書兒搖頭。

“還難受嗎?”江葎心疼的把人抱到懷裡:“還有點燒,等會吃點東西吃藥再睡一會。”

梁書兒還是搖頭。

“書兒……”

梁書兒忽然撲到他的懷裡哭出聲:“你說我那天晚上要是就跟她說了張教授答應的事,她是不是就不會死了?”

江葎皺眉:“跟你沒關係。”

“不是的。”梁書兒搖頭:“我要是早點跟她說,她就不會想不開了。”

江葎把人推開,神情認真又嚴肅:“聽我說,這件事跟你沒關係,就算你早告訴她了,該發生的事還是會發生。”

“可是……”

“冇有可是。”江葎低頭親了一下她的眼淚:“她的自殺是因為她的導師,這件事學校很重視,會查清楚。”

江葎說著頓了頓,又道:“王嬌的父親連夜從老家趕了過來,他要給自己的女兒討個公道,屍體冇有火化,放在殯儀館。”

王嬌是單親家庭,爸爸媽媽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離了婚,離婚後媽媽改嫁再也冇有出現,從小是她的爸爸把她撫養長大的。

在接到學校的電話之後,王嬌的父親就連夜買了來海城的火車票,站票。

二十幾個小時的時間,一路站過來的。

可經過一天一夜不眠不休的疲憊,迎接他的卻是女兒冰冷的屍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