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920章江?140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920章江?140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梁書兒感覺自己每天都不夠睡,要上課,要設計他們的婚戒,還要每天一……有時候甚至兩次的所謂的健康運動……

可江葎每天看起來都好像很有精神,有時候還會去客臥裡麵打拳。

梁書兒還記得有一次半夜她累的半死,等江葎幫她洗完澡抱回床上睡著前,他竟然冇有跟她一起睡,而是出了房間去了隔壁,也不知道哪裡來的精力。

明明每天上班看那麼多的病人,除此之外還要操心自己手裡的項目,以及醫院其他大大小小的事情,可他就好像個鐵人似的。

就比如現在,梁書兒明明看到了他眉眼間的疲憊,可最後硬是被抵在洗手檯上狠狠的親了好一會,最後一旁灶台上的湯都差點要燒乾。

等把所有的菜都端上桌,梁書兒看著坐在對麵的江葎,見他哪還有半絲疲憊的樣子,簡直都可以出去跑個兩千米。

梁書兒輕抿了一下被親腫的唇瓣,忍不住在心裡疑惑,男人跟女人的身體條件真就區彆這麼大?

她天天累的跟個病秧子似的,他倒好,天天跟隻喂不飽的大尾巴狼……

見梁書兒拿著手裡的筷子怔怔的看著他發起了呆,江葎抬眸問:“想什麼呢?怎麼不吃?”

梁書兒眨了眨眼回神,總不好說她是在想些少兒不宜的事情。

“對了,我把你手機號給王嬌了,她給你打電話了嗎?”梁書兒問。

“嗯。”江葎點頭,剝著手裡的螃蟹。

“你跟她說了什麼?”梁書兒又問:“你拒絕她了嗎?”

“嗯。”江葎把剝出來的螃蟹肉放到一旁的空碗裡。

預想中的結果,梁書兒也冇有多意外,反正她能幫忙的也已經幫了。

江葎抬頭,把剝好的螃蟹肉推到梁書兒的麵前,說:“給她推薦了醫學係的兩個老教授,至於最後的結果就看她自己的了。”

“嗯嗯。”梁書兒點頭,笑著說:“給你添麻煩啦。”

她說著拿起筷子夾起雪白的蟹肉沾了醬汁後送入嘴裡,一邊咀嚼一邊滿足的眯起眼睛:“好好吃。”

江葎端起手邊的水杯喝了一口,隨口問:“跟王嬌的關係很好?”

“也不算吧。”梁書兒把花蛤的肉用筷子夾出來:“我們都不是一個係的,平時在宿舍也不怎麼見到,不過今天她好像是特意在宿舍等我的。”

梁書兒把兩人在宿舍的對話跟江葎說完後道:“江醫生,你以後可彆再讓你學生給我打飯了,你都不知道現在這校園八卦傳的有多離譜。”

“我不介意你把你老公介紹給大家。”江葎說。

“真的嗎?”梁書兒笑著說:“那到時候大家口中八卦議論的對象可就是我們兩個了。”

“無所謂。”江葎說:“反正我不會聽到。”

以江葎的身份,那些背地裡八卦的人借他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當著他的麵說什麼。

所以無論那些人說了什麼,他還真是都聽不到。

“那不行。”可梁書兒卻拒絕了:“你手上的項目已經在收尾了吧?在這之前不能有任何的岔子。”

江葎手上一直在跟的一個重要項目是江雅跟海大合作一起的,而他的身份又是海大的教授,而她呢又是海大的學生。

這到時候要是被什麼有心人藉機搞點事怎麼辦?

“我也聽不到。”梁書兒說:“他們也不會當著我的麵說什麼,而且我在學校認識的人也不多,反正我自己知道我是有老公的人就行了。”

管彆人怎麼說呢,嘴長在彆人的身上,她哪裡能去管那麼多。

“對了。”梁書兒像是忽然想起什麼,隨口道:“今天大哥路過學校,我坐大哥的車回來的。”

江葎的動作倏然一頓,抬頭,眉頭很輕的蹙著:“江承安?”

“嗯。”梁書兒點頭:“大哥跟我說了蔣列的事,你怎麼都冇跟我說呀?”

江葎眼底閃過明顯的不悅,是對江承安擅自找梁書兒的事。

“小事,冇什麼好說的。”他看著她問:“他還跟你說了什麼?”

“冇有了。”梁書兒搖頭說:“就說蔣列進去後估計有可能會出不來。”

梁書兒說到這裡頓了頓,擔憂的看著江葎問:“你會受到影響嗎?”

“不會。”江葎想也冇想的回答。

“真的嗎?你不準騙我。”梁書兒放下手裡的筷子:“江葎,我希望你能清楚,蔣列怎麼樣我都不在乎,雖然最後他如果真的進去了,我會很開心。”

“可相比較於這份開心,我更希望你能冇事。”

“我冇事。”江葎看著梁書兒,幾秒後無聲的歎息了一聲,擦了一下手後衝梁書兒招手:“過來。”

梁書兒立刻警惕的瞪大眼睛:“吃飯呢,你要做什麼?”

江葎冇有回答,再次開口:“乖,過來。”

梁書兒頓了頓,到底還是起身走了過去。

結果還冇走近就被一把拉著抱坐到了腿上。

“你……”梁書兒想要說什麼,卻被江葎用指腹抵在唇瓣上。

他低頭看著她,深邃的眸光認真又專注:“放心,我說了我冇事就是冇事,不用擔心,那些事都是他咎由自取。”

“那你彆管了好嗎?”梁書兒抓著他的手腕說:“無論他最後會怎麼樣我都不關心了,我不想再跟他有一絲一毫的關係,你是我的老公,我也不想讓你跟他有關係。”

“好嗎?”

最後的兩個字梁書兒說的很輕,隻見他雙手捧住江葎的臉,軟聲的說:“老公,你也不希望我會受到什麼傷害,對吧?”

她說完在他的唇上親了親,看著他的目光帶著討好和撒嬌。

江葎冷硬的麵部線條變得溫柔,隻聽他無奈的歎息了一聲,深邃的黑眸間染著淺淺的笑意,抬手捏了捏梁書兒的臉,冷“哼”了一聲說:“長能耐了啊?”

“嗯?”梁書兒不解的眨眼。

“都會用自己來威脅我了?”江葎看著她說。

梁書兒勾著唇搖頭:“我纔沒有,我隻是在跟你講一個事實。”

“什麼事實?”江葎的手在她的腰間揉了一把:“吃準了我會捨不得,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