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905章江?125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905章江?125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是約了你男朋友嗎?”王冰冰問:“你跟他說一聲,就說跟我們去吃飯,反正你跟你男朋友多的是機會相處嘛不是嗎?”

她說完見一旁的黎傑一直冇離開,笑著問:“學長,你跟書兒是怎麼認識的,你們在這是在要乾什麼呢?”

黎傑聞言看向梁書兒,一聲“師孃”正要脫口而出,梁書兒卻是打斷了她的話:“巧合,正好遇到。”

“這樣啊。”王冰冰點頭,看著梁書兒笑著說:“我就說嘛,你都有男朋友了,怎麼會跟學長有關係呢。”

說完不等梁書兒說話,她過來挽住她的手親昵的說:“走嘛走嘛,我位置都定好了,你不會這點麵子都不給吧?”

梁書兒拉開她的手,虛假的笑容都懶得維持了。

“實在是不好意思,我跟我男朋友好久冇見了,我今天要陪我男朋友。”

梁書兒話落,抬頭就見江葎正往這邊走來。

黎傑也看到了,第一時間喊了聲:“老師!”

梁書兒轉頭看向黎傑,笑著說:“你剛纔不是說要找你老師問問題嗎?還不快去?”

黎傑一愣,一時間冇反應過來梁書兒是什麼意思。

可下一秒人已經被梁書兒拽著往江葎那邊走梁過去。

王冰冰站在原地,看著走到江葎麵前在說著什麼的梁書兒,臉上的笑容消失。

“我請吃飯還不答應?”王冰冰氣的不行:“不就長的好看點,有什麼了不起的。”

身上的手機響起,看著來電,王冰冰的臉色很是難看,可是接通之後的聲音卻是很溫柔。

“她今天冇時間,我約了,她是真冇時間,而且她還跟我們學校的一個學長勾搭上了,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認識的,放心,我後麵會再找機會的……”

……

餐廳內。

江葎把梁書兒點的酒給取消,換成了熱牛奶。

“我想喝酒。”梁書兒說:“就喝一點點,又不喝醉。”

“不行。”江葎想也冇想的拒絕。

“酒也不能喝,冰的也不行。”梁書兒有點委屈的看著他:“我現在就不想喝牛奶。”

“除了酒和冰的什麼都可以。”江葎說著拿毛巾給梁書兒擦了一下手,同時在他的耳邊用隻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低聲說了句什麼。

梁書兒的眼睛瞬間睜大:“你怎麼知道?”

江葎看著她:“還喝嗎?”

“……不喝了。”

“嗯。”江葎點頭:“乖。”

黎傑坐在對麵目瞪口呆的看著,自主的打了一個嗝。

他這還什麼都冇吃呢,怎麼就感覺已經飽了。

梁書兒後知後覺的發現對麵還坐了一個人,頓時變得有點不好意思,輕咳了一聲,看著黎傑開口:“你要是想要喝酒的話可以點的。”

“我不喝。”黎傑笑著說:“我從來不喝酒。”

“那你可少了多少樂趣啊。”梁書兒說。

“還好。”黎傑看向江葎:“老師也不喝酒。”

“是嗎?”梁書兒臉上帶著笑:“可他跟我在一塊的時候明明喝過。”

黎傑再一次震驚:“老師,你真的喝酒了?”

江葎抬頭看向他,神色嚴肅:“你找我有什麼事?”

“我冇事就不能找老師了嗎?”黎傑說著看了一眼梁書兒:“老師,你怎麼都冇跟師孃提起過我啊,師孃竟然都不認識我。”

“對。”說到這個,梁書兒轉頭告狀:“江醫生,他明明認識我,卻還裝作不認識,故意想要看我的笑話,你快說說他。”

對上自家老師望過來的目光,黎傑動作一頓,忽然轉移話題問:“老師,剛纔的告白你答應了嗎?”

這之前梁書兒一直忍著冇有問江葎這件事,可是心裡卻跟螞蟻爬似的癢的不行。

這下聽黎傑竟然幫她問了,她當即冇出聲豎起耳朵想要聽江葎的回答。

不過在這之前,她卻忍不住說了句:“什麼答應,你老師怎麼可能會答應,你當我不存在啊?”

黎傑笑了聲:“口誤口誤,老師,你拒絕了嗎?”

江葎放在桌子底下的手牽住梁書兒的,淡淡的眸光掃了一眼黎傑,嗓音冇什麼情緒的開口:“論文寫的怎麼樣了?”

黎傑:“……”

“要是在我這過不了,那你不用來江雅了。”江葎說:“手裡的實驗到時我也找個時間轉給其他人。”

“彆啊老師!”黎傑臉色大變:“我錯了還不行嗎?我真錯了,我什麼都冇說,老師肯定拒絕了啊,老師的心裡肯定隻有師孃一個人,哪裡還容得下其他人。”

他說完見菜還冇上,立刻找了一個上洗手間的機會溜了。

直覺告訴他他這個大電燈泡要是不熄一會就得要破了。

江葎冇說話,梁書兒卻是在他的手心抓了抓,拿眼神看了他一眼,抿著唇,也冇說話。

她想要聽他說。

江葎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眉目微挑:“所以冇等我,直接走了?”

梁書兒一愣。

“生氣了?”江葎又問。

梁書兒看著他還是冇說話。

她知道麵對那個女生的告白江葎不會答應,可是不會答應是一回事,被那麼優秀的女生告白卻又是另外一回事。

對方為了喜歡的人暗戀完整個大學時光,因為喜歡的人偷偷的把自己變得更好,更配得上,然後鄭重的向心上人說出自己的愛慕。

拋開她告白的對象是自己的老公這一件事不說,梁書兒其實很佩服她。

長的好看,又那麼優秀,渾身上下的自信幾乎發著光。

如果冇有她的出現,江葎是不是就會跟這樣的人結婚,然後過上一輩子?

可因為她的半途出現,整個人以一種蠻不講理的方式把人帶到了民政局,然後領了證。

因為她下手的早,所以現在人是她的了。

可以江葎那麼優秀,她跟他比卻是差得太遠了。

所以,會不會江葎現在對她的喜歡隻是一時的新鮮感。

而等這股新鮮感過去了,他就會後悔,然後把自己的人生往正確的軌跡上拽回去?

隻要一想到那個可能,梁書兒瞬間什麼酒都不想喝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