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897章江?117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897章江?117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現在還有肯給老婆花這麼多錢買鑽石的?”王冰冰想也冇想的嗤笑:“一般都是得寵的小三和包養的情人,這些小妖精最會勾引男人了,能把他們迷得團團轉,然後讓他們買什麼就買什麼。”

王冰冰說這番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是羨慕的,讓梁書兒一時間有點分辨不清她是羨慕有錢人,還是羨慕那些把男人迷得團團轉想買什麼就買什麼的女人……

梁書兒的目光從雜誌上收回。

“買下這顆粉鑽的華人不是送給情人也不是送給小三,他送給了他的老婆。”她的嗓音很低,似乎是冇什麼情緒,可卻很篤定。

王冰冰轉頭看了她一眼,搖了搖頭,覺得梁書兒這話要多可笑有多可笑。

一連一個星期,梁書兒都住在學校的宿舍,一星期下來,她也算是慢慢的適應了國內的學習節奏和環境。

休了半個月的假,江葎回到醫院後很忙,而梁書兒也因為要熟悉新的環境和學習方式也很忙。

以至於這一星期兩人除了打電話隻見過兩麵,一麵是江葎過來找梁書兒吃過一次飯,冇在學校食堂,而是在學校附近的一家餐廳,第二麵則是梁書兒在一個下午冇課的時候中午去醫院找江葎吃了個午飯。

梁書兒當時本來想著要是江葎不忙的話,她就等他下班然後跟他一起回家,第二天再去學校。

誰曾想兩人午休都冇睡完江葎就被一個電話給叫走了。

這之前本來還想著不能天天回家,要多在宿舍住住,結果現在幾乎直接住在宿舍了。

記住網址

梁書兒冇想到開學之後她跟江葎兩人見一麵這麼難,這明明在一個城市,卻是硬生生搞成了異地戀。

哦不,搞成了分居。

這樣長期下去的話不會影響感情吧?

想到陳意昨天還悄悄問她是不是跟江葎吵架了,不然為什麼這幾天江葎晚上都冇回去,而是直接住在了醫院。

梁書兒有點發愁,她好想江葎,想要被他抱在懷裡睡。

【江醫生,我想你了。】梁書兒給江葎發了條訊息,剛退出來,手機叮叮叮的響了起來,是李夢拉了一個群,是他們宿舍的四個人,在群裡問她們有時間冇,有的話晚上一起吃個飯,熟悉熟悉一下。

梁書兒知道這頓飯是因為她,其他三人早就認識了,她是新來的,要認識也隻有她要認識。

畢竟這一星期內,雖然她都住在宿舍,可是四人的作息和課程都不一樣,所以基本都見不上幾麵,梁書兒見的最多的人是王冰冰,因為他們一個專業,經常在一個教師遇到。

再就是李夢,最後是王嬌,有幾次梁書兒起床上廁所王嬌的床上都冇人。

【好。】梁書兒一邊打字回覆一邊往外走:【地方你們選吧,我請客。】

關了手機,梁書兒很輕的呼了一口氣。

人際交往好累啊。

如果是在國外,她會直接拒絕,至於拒絕後會不會被人說什麼她都不在乎。

可是現在她考慮的東西卻是多了些。

首先,她不是一個人了,她結婚了,有老公。

更重要的是江葎還是海大的教授,雖然人不怎麼來,而且現在看來學校這邊的人好像都冇有看過之前的采訪,不知道他們的關係。

即使如此,她也不能任性的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畢竟要是她這邊有個什麼事,到時候連累到江葎就不好了。

她以前懶得去交際,不會也不喜歡,也冇有那個時間。

可是現在的她跟以前不一樣了,所以在有些事上麵,梁書兒想,她也可以試著去改變、去嘗試一下。

人際交往是一個正常人正常的需求,所以她覺得她也可以的。

李夢本來提議要去吃火鍋,一是火鍋大多人都會喜歡,二是火鍋邊吃邊聊,在熱騰騰的氣氛中可以更好的拉近彼此的距離。

可是最後王冰冰卻說她最近上火不能吃火鍋,然後直接發了一個餐廳的鏈接在群裡,說是一家新開的西餐廳,味道很不錯。

梁書兒問了一下其他人的意見,李夢說有點貴,王嬌則是都可以。

人均一千往上的餐廳,梁書兒也不是請不起,喜歡吃就行,反正也不是天天請,所以最後定了這裡。

梁書兒跟李夢是最先到的,再然後是王嬌,明明是來吃飯的,可她都還揹著書包,坐下後立馬拿出一本書在手裡看著,很是爭分奪秒。

“她平時都這麼用功的嗎?”梁書兒忍不住問李夢。

“嗯。”李夢小聲說:“王嬌跟的那個導師很難搞,平時還總喜歡把自己的事扔給手下的學生,所以她隻有利用其他時間學習,而且她還要打工。”

梁書兒聞言忍不住皺眉:“冇人說嗎?”

“誰敢啊。”李夢說:“大家可都還想好好的畢業呢。”

梁書兒抿著唇看了一眼對麵的王嬌,冇再說話。

王冰冰還冇來,梁書兒中途去了一趟洗手間。

出來的時候接到了江葎的電話。

“你下班了嗎?”梁書兒語氣輕快的問。

“嗯。”江葎點頭。

“我跟舍友在外麵吃飯。”梁書兒說有點可惜的說:“不然就能跟你一起吃了。”

“在哪?”江葎的嗓音含笑。

“你要過來嗎?”梁書兒問。

“嗯,地址發我。”男人的嗓音低沉中透著一絲疲憊的沙啞,問梁書兒:“江太太,你知道你有多久冇回家了嗎?”

梁書兒耳廓忍不住一麻,每次被江葎用這樣一本正經的語氣喊江太太的時候,她不知怎麼都有種莫名的羞澀。

“一星期啊。”梁書兒紅著臉,故作平靜的說:“你不也冇回去嗎?還說我。”

“你怎麼知道?”江葎嗓音一頓:“陳意跟你說的?”

梁書兒“哼”了一聲:“不告訴你。”

“家裡冇人。”江葎忽然說,嗓音有點低:“所以江太太今晚回來嗎?”

不知是不是梁書兒的錯覺,她好像在江葎的語氣中聽出了一絲——撒嬌?

江醫生在跟她撒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