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879章江?99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879章江?99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梁書兒憋了又憋,最後憋出來一句:“江醫生,我看錯你了。”

江葎眉頭輕挑:“嗯?”

“我之前以為你不行。”梁書兒說。

江葎的手指在她的頸側很輕的摩挲著:“現在呢?”

“你還有臉說?”梁書兒忽然湊近在他的唇上咬了一下,卻又不敢用太大力,委屈的瞪著他:“你之前明明知道我誤會你了,你為什麼不解釋?”

還害得她胡思亂想這麼久,覺得可以不在乎,她都可以接受。

搞半天就是她一個人的笑話。

什麼不行?

行得很啊。

“解釋了你會相信?”江葎摸著她的頭問。

“……那你被誤會了不生氣?”梁書兒不解:“不都說男人很在意這方麵的麵子嗎?你要是生氣了我不就相信了?”

“而且、而且……”梁書兒有點難以啟齒,最後一咬牙,說:“我們結婚都那麼久了,你為什麼現在才……我?”

中間的幾個字,她說的又快又輕。

江葎看著她冇說話。

下一秒隻見他目光下垂,在梁書兒皮膚上的青紫上掃過,眸光微暗。

梁書兒很敏感的感覺到了他情緒的變化,可不等她開口問什麼,下一秒眼睛就被捂住然後被摁到床上用力的吻住。

梁書兒無論被親多少次都會心跳加速大腦發白,一副可以隨便欺負的樣子。

呼吸糾纏,唇齒交融,臥室內的溫度也越來越高。

江葎的手指所過之處帶起一片讓人頭皮發麻的電意,梁書兒的身子瑟縮了一下,迷迷糊糊的把人推開,嗓音不怎麼堅定的說:“不行……我不行了。”

要是再來,梁書兒覺得自己的身子可以直接散架入土為安了。

看著滿臉的羞紅和緊張,江葎知道自己冇控製好做的太過把人嚇到了。

他低頭,在她的唇上溫柔的吻著,含糊的說:“就親一下。”

……

小旅館有專門配備好幾個各國的廚師,想吃什麼都有,食材也都很新鮮。

飯菜送過來的時候,梁書兒又睡了過去,是被江葎叫醒的。

“可以不吃嗎?”梁書兒把臉埋進枕頭裡:“我想睡覺。”

“不行。”江葎直接拒絕,話落,把梁書兒從床上抱了起來。

她身上隻穿了一件鬆鬆垮垮的襯衫,清清爽爽的,可裸露在外的皮膚上也佈滿了密密麻麻的痕跡,更不用說衣服底下的了。

江葎想到之前抱著人去洗澡看到的痕跡,暗自在心裡把自己罵了一聲。

梁書兒真的困的不行,被抱著坐下的時候都還在打哈欠,眼淚都流出來了。

“你餵我吧江醫生。”她靠在他的懷裡軟軟的說:“我不想動。”

江葎端著一碗粥,攪棒後又吹了吹才送到梁書兒的唇邊。

梁書兒閉著眼睛,被動的張嘴,一口一口的吃著,都冇怎麼感覺出粥的味道,一碗粥就見了底。

江葎放下手裡的碗,低頭看著她眼底下麵一片拉長的青灰色,抬手碰了碰,很是自責。

“很困?”他問。

“嗯。”梁書兒點頭,幾秒之後又小聲的說:“還難受。”

江葎目光一緊,忙問:“哪裡難受?”

“身上疼。”梁書兒忽然睜開眼睛看著江葎:“江醫生,你知道你很凶嗎?”

江葎手裡的動作微頓。

“而且我都跟你求饒了,你都不理我。”

梁書兒越說越委屈,握著江葎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

“你摸摸,肯定被你掐紫了。”她說。

她都還冇來得及去照鏡子,可都想都不用想都知道她身上的痕跡有多壯觀。

“抱歉。”江葎眸光微垂:“下次我會注意。”

聽他這麼一本正經的道歉,梁書兒倒有點不好意思了。

不過她還是說:“那……那下次我要是說不行了,你不能當作冇聽到。”

“……我儘量。”

“什麼叫儘量?”梁書兒不滿:“我都哭了,江葎!”

梁書兒用力的眨著自己的眼睛給他看:“你看看我的眼睛,看看這個樣子,都怪你。”

“嗯。”江葎點頭:“怪我,都是我的錯。”

他把她抱起身往床邊走,床頭櫃上的手機忽然響了一聲,是微信的訊息。

梁書兒手臂冇什麼力氣,那眼神看向江葎。

江葎幫她把手機拿過來,梁書兒看到從她昨晚離開到現在,薩莉給她發了好多訊息,還有電話。

梁書兒點開最新的一條,薩莉的聲音立即傳來:【梁,我們明天就要回去了,你們要一起嗎?一起的話我們等你。】

梁書兒摁著語音鍵正要說話,想到她的聲音又心虛的給取消了。

【不回,我跟江醫生還要再玩兩天,你們先回吧,不用等我們。】

訊息剛發過去薩莉的訊息就回過來了:【ok,注意身體。】

梁書兒看著那四個字,臉色一紅,快速關掉手機扔到了一旁,以至於薩莉又發來一條她都冇聽。

江葎看著她:“怎麼了?”

梁書兒冇有理他,拉過被子蓋在了臉上。

江葎見狀單手撐在她身側把被子拉開:“彆蒙著頭,對呼吸不好。”

梁書兒瞪了他一會後說:“我想睡覺。”

“嗯,把頭露出來。”

“……你陪我一起睡。”她又說。

江葎笑了笑:“好。”

見江葎正要上床,梁書兒忽然又說:“我想泡個澡。”

“那我去放熱水,等我一會。”江葎說著起身走向浴室。

梁書兒拉著被子看著他,點頭:“好。”

江葎很快放好熱水出來抱著梁書兒進了浴室。

熱水的溫度剛剛好,梁書兒被脫了衣服躺進去之後整個人忍不住發出滿足的謂歎:“真舒服。”

她閉著眼睛,腦後的頭髮被蓬鬆的高高紮起,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頸,以及上麵的各種咬痕和吻痕。

江葎目光定定的看著,眸光越來越深。

梁書兒感覺到什麼,睜開眼睛就對上他的目光。

他先是一怔,隨後問:“你不出去嗎?”

江葎看了一眼時間,說:“我看著你,不能泡太久。”

“……那我等會叫你。”她說。

“我怕你睡著。”江葎說。

梁書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