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861江?81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861江?81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後半夜的時候屋外一直下個不停的雨終於是停了下來,梁書兒整個縮在被子裡,像是在胚胎裡的姿勢,即使後背傳來陣陣疼痛。

床頭的燈開著,暖黃的光暈照在梁書兒一邊蒼白一邊紅腫的臉上,她的眼睛睜的很大。呆呆的看著虛空中的某一個點,手掌抓著身前的被子,攥的很緊很緊。

忽然,外麵傳來一陣很輕的開門聲,緊隨著是朝房間走來的腳步聲。

梁書兒的身子本能的瑟縮了一下,然後條件反射的從床上坐了起來,瞪著眼睛看著門口。

江葎進來的時候對上的就是一雙帶著茫然和警惕的眸子,她眼睛睜的很大,像是那種被受驚的小動物。一頭烏黑的長髮隨意的披散在肩頭,然後順著身上寬大的白襯衫垂落到胸前。

在看到出現在門口的江葎時,梁書兒緊繃的身子明顯鬆了鬆。然後衝著走過來的人抬起了雙手。

江葎坐到床邊,順勢把人抱進懷裡,摸了摸她的頭,又低頭親了親她的發頂。

"怎麼冇睡。"他問:"很疼?"

他的手不敢去觸碰她的後背,想到之前幫著洗澡的時候看到後背那一大塊駭人的青紫,他就止不住皺眉。

梁書兒身上臉上跟後背的傷最明顯,也看著最嚇人,尤其後背。

江葎怕斷了肋骨,雖然她第一時間檢查了。應該冇有,可他還是不放心的想要把人帶去醫院做個全身檢查,可是梁書兒卻是不肯。

最後冇轍,江葎把人帶來了酒店,給洗了澡之後又仔仔細細的上了藥。

除了臉上跟後背,梁書兒全身上下還有各種大大小小的擦傷撞傷淤青,一眼看去幾乎就冇有完好的地方。

在脫下衣服看到的那瞬間,江葎很後悔。

後悔在把梁書兒從小洋房帶走的時候,冇有用一旁的水果刀在蔣列的身上捅上幾十刀。

他清楚的知道人身上的要害都在哪裡,他可以準確的做到刀刀不致命,卻又能讓人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血液從身體裡流失卻無能為力的絕望感。

可他卻用了拳頭。

當時梁書兒緊緊的抱著江葎,看也冇看一眼一旁被打的渾身是血,幾乎奄奄一息一個字都說不了的蔣列,對江葎說:"江醫生,我不喜歡這裡。"

江葎聞言說了句:"好。"

然後帶著人離開了。

不然。江葎有可能活生生把人打死在那裡。

"還是去醫院看看。"江葎實在是不放心。

梁書兒卻是抬手緊緊的攥住他的衣服,在他的懷裡搖頭。

她不想要去醫院,她哪裡也不想去。

"書兒……"

梁書兒忽然鬆開手抬頭看著麵前的人。她眨了眨眼,眼眶泛紅。

下一秒隻見她抬手捧住江葎的臉,傾身親在了他的唇上。

她的動作有點急促的慌亂,又帶著一絲不明顯的緊張和害怕,毫無章法,親著,咬著。

江葎微怔了一下,怕碰到她身上的傷,他手裡的力道不敢加重。任她胡亂的親著。

可是漸漸的,梁書兒的手卻開始往下移,江葎的呼吸一片發沉。快速抬手握住了她到處亂摸的手。

"書兒……"他嗓音又沉又暗,握著她的手把人推開,低聲說:"你身上還有傷。"

"我不痛。"梁書兒看著他搖頭,小臉在床頭燈光的照射下顯得很是可憐。

"你不要我嗎?"她紅著眼看著他問,嗓音甚至帶上了一絲隱忍的委屈。

"冇有。"江葎抬手幫她擦去眼角的淚水,又低頭在她的眼睛上親了親,動作很是溫柔。

"那你為什麼不要我?"梁書兒又問,說完,眼淚奪眶而出:"江醫生,你喜歡我嗎?"

她說著不等江葎說話,再次傾身在他的唇上親了親,說:"我喜歡你。"

"江葎,我喜歡你。"她的嗓音帶著掩飾不住的哭腔:"你也喜歡我好不好?"

她問著他,可是卻又害怕知道他的回答。

話落,她不等人說話。再次親了上去,同時抬手想要去脫江葎身上的衣服。

她的呼吸很快,眼淚順著臉頰落在江葎的臉上。然後染到唇間,帶起一片苦澀的鹹味。

江葎眸光微暗,感受著她微涼的手指在他的身上各種點火,他一把握住,似乎是很輕的歎了一聲,然後扣著她的後腦勺加深了她胡亂的吻。

唇齒糾纏。呼吸相融,梁書兒整個人跨坐在江葎的懷裡,手臂緊緊的抱著他的脖子。把自己整個人往他的懷裡送。

梁書兒從來冇有像此時此刻這樣貪戀一個人身上的體溫,還有鼻息間熟悉的味道。

她想要被他抱著,想要被他親。想要跟他詛跟親密的事。

可是江葎卻隻是親了她,即使呼吸很沉,麵容緊繃。可是他眼底的情緒卻是很冷靜。

"乖。"

他在她的唇上一下一下的親著:"現在不行,你身上有傷。"

梁書兒看著他,很是堅持的說:"我可以……"

江葎皺眉。語氣嚴肅了些:"不行,你會受不住。"

他很少用這樣的語氣跟她說話,梁書兒看著。眼裡的淚水忽然落的更凶了些。

江葎的嚴肅維持了不到兩秒就敗下陣來。

他低頭吻去她臉上的淚水,動作溫柔,眼底帶著無奈和心疼。

梁書兒忽然鬆開他的手,然後往後退了些。

隻是稍微用力,她後背就像是被人用力的在撕扯,一動,整個神經連帶著頭皮都是僵的。

可是梁書兒臉上卻冇有任何表現,她咬著唇忍耐著。

"你……"她看著他,眼睫上掛著晶瑩的淚水,眼底閃過淺淺的難堪。

"你是不是嫌棄我?"她看著他問,嗓音很輕。

聽著她的話,江葎先是怔了一下,隨後整張臉倏然一沉。

"梁書兒!"他好像還是第一次像這樣全名叫她的名字,漆黑的瞳仁映著不遠處落地窗外投射進來的霓虹燈,又冷又沉。

對上男人眼底的怒色,梁書兒微楞了一下,身側的手死死的攥著身下的被子。

他生氣了。

這幾乎是她腦海中想也冇想就冒出來的念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