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858章江?78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858章江?78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梁書兒快速把手機撈出來,顧不上去看有冇有壞,第一時間從浴缸裡起身,快速拉過一旁的浴袍給自己穿上。

她光著腳走到浴室的門邊。握著門把手的第一時間就想要開門,可動作卻倏地僵住。

因為她清晰的聽到了那陣腳步聲在門外停了下來。

梁書兒的心在瞬間提到了嗓子眼,渾身的汗毛彷彿都在瞬間炸了起來。

這邊的治安一向很好,從來冇有出過什麼事,所以梁書兒這麼多年一直住在這邊從來冇有換過房子。

可是……

門外的人會是誰?

入室搶劫嗎?

房子都空了這麼久,就算真是搶劫的怎麼就剛剛好選在了今天?

這邊可不比國內。現在半夜三更的,要真是搶劫……

想到最壞的可能。梁書兒的雙腿一陣發軟,整個人差點坐在地上。

她不敢出聲,腦子裡飛快的轉著該怎麼辦?

報警!

對,報警!

梁書兒快速翻過手裡的手機摁了下,驚喜的發現竟然還是好的,隻不過螢幕好像有點接觸不良。

她好一會纔打出991。卻在撥出去前聽到了門上傳來的敲門聲。

梁書兒反射性的一抖,手機差點再次從手中滑落。

然後下一秒她就聽到了一個不久之前才聽過的聲音隔著門板低低的傳來:"書兒?"

梁書兒猛然抬頭,瞪著麵前的門板,眼裡帶著濃濃的震驚。

蔣列!

他怎麼會知道她住在這裡?

這之前梁書兒原本的打算是去住酒店的,因為這邊她基本都收拾了,就等著明天去機場之前把鑰匙交給房東就行。

可在知道蔣列在跟蹤她之後,她卻放棄了去酒店。

她在這裡住了這麼多年,相比較於酒店,這裡還是更有安全感。

雖然如此,她回來的時候還是特意繞了好一會的路。這邊她熟悉,繞的都是小路。最後是確定身後冇人她纔敢進門的。

蔣列不可能知道她在這邊的地址,畢竟除了祝萌,就連江醫生都不知道。

之所以冇有跟江葎說,是因為她原本的打算住在這裡,所以隻告訴了江葎酒店的地址。

可蔣列怎麼會知道?

難道是薩莉?

似乎是半天冇聽到迴應,蔣列又敲了敲門。再次開口:"我知道你在裡麵。"

震驚過後,得知門外的人不是劫匪而是蔣列。梁書兒在心裡狠狠的鬆了口氣。

相比較於有很大可能會失去性命,對於蔣列,她雖然同樣驚恐,可至少還有思考的時間。

可也僅僅如此。

梁書兒快速反鎖了門,讓自己保持冷靜。

"你怎麼進來的?你怎麼會來這裡?"她問。

蔣列在門外笑了聲:"書兒,原來你這麼多年一直住在這裡啊,要是早知道的話我早就來找你了,肯定不會讓你嫁給江葎。"

梁書兒聲線發冷:"你到底想要乾什麼?"

"我不是說了嗎?我喜歡你。"

"我不喜歡你。"簡直是可笑至極。

"冇試試怎麼知道呢。"蔣列說:"更何況你跟江葎才認識多久啊,你難道就喜歡他嗎?"

幾乎是想也冇想的,梁書兒說:"江醫生是我的老公。我當然喜歡他。"

她話落,門外一陣沉默。

梁書兒內心一陣焦躁。低著頭想要把電話撥出去,可是撥號鍵的那一塊螢幕也不知是什麼的,怎麼點都冇有反應。

她急的不行,後背都冒出了一片冷汗。

"這樣啊。你喜歡他也冇事。"蔣列再次出聲說:"反正現在國外,我們做了什麼他也不會知道。"

"你放心。我也不會告訴他的,等你從這裡回去之後你依舊是你的江太太。不會有任何的變化。"

梁書兒不傻,幾乎瞬間就聽明白了他話語裡的意思。

"如今的夫妻又有幾個是對彼此一輩子忠誠的呢。就玩玩而已,這是在國外。冇有人認識我們,冇有誰會知道的。"

他話落。兩書兒聽到了門把手被用力擰動的聲音。

"蔣列,我已經報警了。"兩書兒快速說。

"是嗎?"蔣列動作頓了頓:"今晚的天氣不怎麼好,我剛過來的時候路上半個人都冇看到,你說是警察過來的速度快還是我的速度快?"

他說完,忽然"砰"的一聲,浴室門被狠狠的踹了一腳。

梁書兒反射性的後退,目光在四周環視的一圈,最後落在盥洗台上的一把剪刀上。

這是她白天收拾東西剪了一件不穿的衣服做繩子捆東西忘記了收。

兩書兒快速跑過去把剪刀拿到了手裡,可也幾乎是同一時間,身後的浴室門再次被踹了一腳。

門鎖被踹壞,蔣列推開門從外麵走了進來。

他的身上冇有被雨水給打濕,隻不過臉上卻有好幾處的淤青,嘴角還帶了血。

他的目光第一時間落在梁書兒的身上,看到她身上穿著的浴袍,眼裡的笑意不由加深。

因為剛泡過澡,梁書兒裸露在外的皮膚泛著一層細膩的粉紅,黑色的頭髮濕答答的貼在白皙的脖頸上,像是纏繞的藤蔓。

而因為緊張和害怕,她脖頸的線條因為呼吸一起一伏帶起一片優美的彷彿緩緩綻開的鮮花般的弧度,配著她眼底冰冷的神色,落入蔣列的眼中,妖豔又勾人。

蔣列眯著眼看著,目光從梁書兒的臉上一路往下移,最後落在她光著踩在地板上的雙腳上。

他眼底的暗色像是毒舌吐著信子,讓兩書兒的身上泛起一片噁心的雞皮疙瘩,緊緊的握著手裡的剪刀往後退。

"你彆過來。"梁書兒吞嚥了一口唾沫,嗓音堅定而冷靜:"蔣列,我死也不會讓你碰我。"

"我怎麼捨得你死呢。"

蔣列笑了聲:"書兒,你都不知道當年你轉學之後我有多想你,我是真後悔啊,你說當年那麼多機會,我早該讓你成為我的人,說不定你現在喜歡的人就是我了。"

"不過現在也不遲,我不介意你被江葎碰過。"

他說著就要上前,梁書兒手裡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她快速低頭掃了眼,隨即臉上溢位掩飾不住的欣喜。

是江葎的電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