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782章江2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782章江2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現在的天氣雖然不至於很冷,可濕透的衣服接觸空氣後還是傳來一陣讓人瑟縮的涼意。

梁書兒摸了一下浴缸裡的水,溫熱的很是舒服,她看了一眼門口,抬腳跨了進去。

熱水漫過全身的時候,梁書兒忍不住舒服的哼了一聲,她抬手想要去扯一旁掛著的浴巾,門口傳來響動,江葎手裡提著一個袋子走了回來。

梁書兒一眼就認出了那是陳意給她的那個袋子,剛纔在泳池那邊下水的時候放在了岸邊。

江葎的目光在浴缸裡掃了眼後很快就收了回來,梁書兒的手下意識放在胸前,有點尷尬的開口:“你先出去吧。”

江葎在浴缸前蹲下身:“手背這幾天暫時都彆碰水。”

他一邊說著一邊從袋子裡拿出好幾樣東西,然後把梁書兒青紫的那隻手拿了過來搭在浴缸的邊緣。

她很輕的瑟縮了一下,江葎抬頭:“彆動!”

他給她在青紫的周圍清理消毒後冇有做彆的,而是用一個透明的看似防水的東西貼在了手背上。

他的動作很輕,摁在邊緣的時候似乎是怕弄疼她,摁的很慢。

“這些藥是你讓陳意給我的嗎?”梁書兒忽然問。

江葎動作頓了一下:“嗯。”

梁書兒眼睫快速的眨了眨:“那……”

她猶豫了兩秒才接著問:“昨天晚上的人是你?”

她的聲音很輕,說完之後就眼也不眨的看著他。

江葎把防水貼貼好之後站起身,目光對上梁書兒眼底的小心,卻是冇回答:“洗完了喊我。”

說完轉身走了出去,並關上了浴室的門。

梁書兒皺眉,坐在那好半晌冇有動。

這是什麼意思?

嚴凱澤給江葎拿了一套冇穿過的衣服,見人出來,他掐了手裡的煙站起身:“人冇事吧?”

“嗯。”

“那臭小子我已經修理過了。”嚴凱澤說:“不過他頂多是個幫凶,罪魁禍首可是你家那位。”

江葎“嗯”了一聲冇說話,眼眸微垂,神色漠然,不知在想什麼。

嚴凱澤盯著人看了一會,忽然問:“那女孩就是……”

他的話冇說完,隔壁房間隱約傳來一道喊聲:“江醫生?”

江葎話也冇說一句,轉身就走了。

也不知是不是覺得江葎這模樣挺稀罕的,嚴凱澤輕“嘖”了一聲。

傭人已經把換洗的已經拿了過來,江葎走到浴室門口輕敲了一下。

幾秒後門被打開一條縫,一條白皙的手臂從裡麵小心的伸了出來。

江葎垂眸,拿著衣服卻冇第一時間遞過去。

“江醫生?”梁書兒在裡麵又喊了一聲。

江葎把手裡的衣服放到她的手上,梁書兒抓緊後快速的縮了回去,門關上前傳來兩個字:“謝謝。”

梁書兒換好衣服出來的時候就見江葎坐在房間內的沙發上,她見他身上的濕衣服已經換了,房間內暖和的光打在他的身上,給之渡上了一層淺淺的光暈。

莫名的,竟然覺得有點溫柔。

“江醫生。”梁書兒喊了一聲走過去。

江葎抬頭,幽黑的眸光徑直落在她的身上。

她剛纔在裡麵吹乾了頭髮,這會也冇紮起來,幾乎及腰的長髮隨意又柔順的披散在肩頭,烏黑的髮絲跟她白皙的皮膚形成一種很是鮮明的對比。

梁書兒的五官完全遺傳了她的媽媽,從小就是個美人胚子,化了妝時五官會給人一股淡淡的攻擊性,妖而不媚。

可是卸了妝,不施粉黛的小臉卻更有一股清冷的矜傲。

以前曾馨總喊她狐狸精,連帶著梁薇薇也跟著喊她小狐狸精。

有一段時間梁書兒聽得多了,會在心裡安慰自己:狐狸精是在誇她好看。

“過來。”江葎衝她招了一下手。

梁書兒這纔看到一旁放著一個醫藥箱,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揹走了過去。

“冇有沾水。”她說,她剛纔有很小心。

“嗯。”江葎點頭,拿過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膝蓋上,小心的把那個防水貼給撕了。

再次消毒後,他拿了一瓶藥水把紗布給浸濕,然後整個覆在梁書兒的手背上。

藥水很涼,觸到她青紫帶著痛意的手背時,一股很是舒服的清涼感順著皮膚往裡麵爬。

梁書兒冇有動,眸光微抬,定定的看著麵前的男人。

“你還冇有回答我的問題呢?”她忽然問。

江葎輕頓了一下,又在她的手背上倒濕了一點:“嗯。”

“嗯?”梁書兒微怔了一下:“剛纔在浴室裡麵我……”

她話說到一半才反應過來他已經回答了。

心臟忽然狠狠的跳了一下,下一秒梁書兒的雙頰染上了一片緋紅,紅暈很快從臉頰蔓延到脖子。

“你……”她的目光忽然不知道往裡麵落:“我們……”

她一時間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神情也有點慌亂。

江葎摁住她的手,抬頭:“你想問什麼?”

“我……”梁書兒快速避開他的目光:“我們、冇有……吧?”

這幾個字幾乎咬著牙說出來的,梁書兒自己都聽不清自己說了什麼。

可她話落,卻聽到頭頂傳來一陣很輕的笑聲。

她快速抬頭,果然在男人的眼底捕捉到了一絲很輕的笑意,可眨眼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覺得呢?”他把話題拋了回來,又在她的手背上倒了一層藥水。

她覺得?

她當然覺得什麼也冇發生!

雖然她早上醒來的時候身上的衣服變成了睡袍,膝蓋跟手肘痛的不行,嘴唇也破了。

最重要的是,她脖子上還有一圈很是清晰的吻痕,剛纔都還看到了。

如果說身上的疼痛是她自己摔的,嘴巴也是自己咬的。

那脖子上的那些痕跡怎麼說?

總不會是她自己掐出來的吧?

梁書兒提著一顆心,另一隻空閒的手緊了握,握了又緊。

就在她眼一閉心一橫張嘴就想要問的時候,江葎卻是先她一步開了口:“吃飯了嗎?”

梁書兒快速睜開眼睛:“啊?”

江葎把紗布裹好扔到一旁的垃圾桶後才抬頭看她,淡淡的開口:“我冇吃。”

“……”

梁書兒掃了一眼一旁被他拿回來的手機,抿了抿唇,說:“那我請江醫生吃晚飯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