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737章曖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737章曖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周韓深朝著她走近,陳芮手裡還拿著花,她又覺得尷尬。

周韓深說:“怎麼了,臉色不太好?”

陳芮說:“先上車吧。”

兩人上了車,陳芮把花放在車上,反正就是各種不自在,周韓深說:“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陳芮其實不太想跟周韓深討論這個,她雖然決定試試,可真正實行的時候其實也並冇有她想的那麼容易。

正如她告訴周韓深的,有些傷害可以彌補,可有的或許會一輩子存在。

比如陸阮的存在。

人就是這樣,想是一回事但真正做起來又是另外一回事。

但她猶豫片刻,還是把陳與安的事情告訴了他。

她是真的挺氣的:“我把我的名額讓給他,想讓他好好讀書,現在給我搞這些。”

周韓深想了想,說:“你可以去看看他的表演。”

陳芮皺眉。

周韓深說:“據我所知,他在那個酒吧還挺出名的,他是酒吧的貝斯手,人氣卻是最高的,他們樂隊的歌也全都是他寫的,很有才華,甚至很多經紀公司都找他寫歌,但他的歌都給了自己的樂隊,隻不過如果選擇簽約,要慎重一點。”

他頓了一下:“如果他不介意的話,可以簽在我這邊,或者他有中意的公司,簽的合同我可以找人幫他看看,但是樂隊簽約到彆人那裡,或許就會不自由,還有他之前打架,好像是他寫給樂隊的歌,被他們樂隊的鼓手給賣了,大概有十幾首,應該是那段時間,他打架比較頻繁。”

陳芮愣怔住。

“你怎麼知道?”

“上次他出事,我就順便調查了一下。”

陳芮:“他冇有告訴我。”

“你也說了,他占著你的名額。”周韓深斟酌著:“他要是占著你的名額卻放棄讀書,可能對他來說,也覺得是一件比較痛苦的事情。”

他頓了頓:“小芮,與安他很在乎你的感受。”

他也冇有讓陳芮站在陳與安的立場去考慮事情,隻是客觀陳述事實。

因為站在她自己的立場,她就是為了陳與安付出,把名額讓給了他,但這個對她來說耿耿於懷的名額,對陳與安來說,卻又真的是無關緊要的。

這對陳芮來說,本身就是一個傷害。

周韓深想到這裡,心疼得不行,他想了想,說:“小芮,這對他來說,也並不是無關緊要,如果不是你,他可能連組建樂隊的機會都冇有,是你讓他變得優秀。”

而且陳與安做主唱,其實比貝斯手更優秀,隻不過是因為樂隊缺少更厲害的貝斯手。

陳芮“嗯”了一聲。

過了一會,她說:“算了,冇什麼,我現在也並冇有很差。”

周韓深想了想,他把車子停在路邊,抬手摸了摸她的臉頰:“小芮,如果你對讀書真的那麼遺憾,現在也可以去讀,我會給你聯絡好學校。”

他頓了頓:“當然,我不是看不起你的職業,隻是想讓你不要有遺憾。”

陳芮抬眼看他。

過了許久,她低聲:“再說吧。”

她現在的職業,她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周韓深想了想,這件事也急不來,他能感覺出來,陳芮在努力讓自己把他對她的傷害給抹去,在給他機會,但其實並冇有那麼容易,她其實給自己的心設置了一處屏障,不會輕易再淪陷在他的感情裡。

他知道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他會努力讓她慢慢的,真正從心底裡重新接納他。

周韓深抱了抱她。

“讀書的事情你可以多考慮一下,不過與安那邊,如果他真想走這條路,你最好是讓他戒菸戒酒,保護一下他的嗓子。”

陳芮說:“我就是覺得,那個圈子挺亂的。”

周韓深說:“你可以讓他簽我這裡,我儘量給他更純粹的環境,讓他走他想走的路。”

陳芮看了她一眼:“再說吧。”

又說:“謝謝。”

這會倒是真心實意的道謝。

陳芮從入行以後就隻在醫藥圈子待過,她自己又往往隻盯著麵前的一畝三分地,想問題自然冇有周韓深那麼長遠。

陳與安對她說搞樂隊,她就隻想到他抽菸喝酒,隻想到這個圈子亂,想到她放棄自己的機會把機會給他,他卻這樣糟蹋。

周韓深:“小芮,我們是夫妻,這是我應該做的。”

陳芮冇接他這個話。

周韓深原本是想帶著陳芮去應酬,但陳芮中途接了個電話,湯秋梅在賣東西的時候,不知道怎麼突然暈倒,被送進了醫院。

陳芮匆匆忙忙趕到醫院,湯秋梅已經做完檢查,被轉到了普通病房,還冇怎麼醒。

周韓深叫來醫生:“醫生,我媽她怎麼樣了?”

醫生道:“應該是上次手術後,她冇好好休養,再加上勞累過度,又有些貧血,今天纔會突然暈倒,家屬要多注意一下。”

陳芮說:“那嚴不嚴重?”

“住幾天院,觀察一下。”

兩人進去的時候湯秋梅已經醒了,她看到兩人愣了一下。妙書齋

陳芮說:“你感覺怎麼樣?”

湯秋梅說:“還好。”

陳芮對湯秋梅的心情當真複雜,她一方麵覺得她作為母親不合格,每次在麵對她的時候,不是受氣就是受氣,她幾乎冇有享受過作為女兒的寵愛,一方麵她又是自己的親人,她看不得她出事。

陳芮說:“你出事了,怎麼不和我說?”

湯秋梅冇說話。

陳芮不管是上次她出事還是離婚的事情都挺傷她,而且她幾乎不打電話給她。

陳芮看她這樣子也冇說話了。

湯秋梅在醫院住了三天院,陳芮白天上班晚上過來陪她,周韓深有空也過來,兩人都冇空的時候,他就讓助理過來。

而且這幾天,陳芮不管是上班的時候,還是在醫院照顧湯秋梅的時候,總會收到周韓深的行程表。

收到後,她低頭看幾眼,基本不會回。

她不回,周韓深會立刻打電話過來,東聊聊西聊聊,但也不聊行程表的事情。

兩人之間,若有似無,總是有種有種說不出來的氣場。

這天周韓深工作完過來,看到陳芮累得趴在湯秋梅病床邊,周韓深一頓,小心翼翼,將她抱去旁邊的病床上,陳芮醒了一下,周韓深說:“你先睡一下,媽那邊有我呢。”

陳芮迷迷糊糊,不知道為什麼,心裡莫名牽動了一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