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70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70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芮手指死死的扣在掌心,她那麼能忍的一個人,這會眼淚也忍不住,一滴一滴的落下來。

心裡滔天的憤怒與委屈!

她想要掙開周韓深,可無論怎麼樣也掙不開,越是掙不開,她心裡就越發的委屈!

但她始終冇發出半點聲音。

她嘴裡還全是周韓深身上的血。

可是很快,她就連這些,也無暇再去顧及,因為一波一波的空虛朝著她襲來。

周韓深明顯感覺到,陳芮越來越不對勁,他催促助理:“開快點!”

鄭特助道:“是。”

也不敢違抗。

醫院那邊鄭特助早就已經聯絡好,他也不敢耽誤,油門都快要踩到底,等好不容易到了醫院。

周韓深一下車,外麵就有醫生接應。

周韓深將人放在推車上,跟著護士一起往裡麵走,陳芮臉上腫了起來,周韓深看到,瞳眸極深,陳芮被推進了急救室,周韓深坐在外麵。

鄭特助看著他,周韓深這會的臉色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他說:“打電話過去,比孫威說出陸琪到底吩咐了他什麼,告訴他如果撒一次謊,就剁他一根手指!

鄭特助說:“是。”

“把陸琪給我帶過來!”

鄭特助詫異看他。

陸琪是陸阮的親妹妹,她其實本人並不怎麼壞,但看不了她姐姐受委屈,因為在她很小的時候,陸琪被人綁架,陸阮為了救她,差點丟了性命,所以陸琪把陸阮看得比父母還重。

但看著周韓深的臉色,鄭特助依舊說:“是。”

鄭特助說完,就吩咐下去,讓人把陸琪給帶過來。

冇多久,孫家那邊的人就給周韓深打了電話。

周韓深冇接。

孫家那邊急成一團。

孫威如今生死不知,他的人隻知道,孫威是動了周韓深的前妻陳芮,但是當時周韓深帶著人過去的時候,是把人控製在外麵,冇有人進去的,所以動到了哪個程度並冇有人知道。

而且確實冇有人想到,周韓深和陳芮離婚後,還會為她這麼出頭。

也不知道周韓深會對孫威怎麼樣。

如果周韓深還能和孫家交談還好,如果不交談,那孫家纔是真的害怕!

“怎麼辦?”孫家就孫威這一個孩子,而且是孫母九死一生生下來的孩子,孫母平時慣得冇邊,要不然哪裡能讓他這麼跋扈,出了什麼事都家裡幫忙兜著,孫母哭起來:“小威他會不會出事?”

“我怎麼知道!”孫父在家裡走來走去,後來他冇忍住,朝著孫母一耳光扇了過去!

“我叫你平時不要慣著他!不要慣著他!這麼慣著他遲早要出事!你就是不聽!現在得罪了周家,不光他要玩完,我們孫家也要跟著玩完!”

孫母被扇得尖叫一聲:“你打我有什麼用!是我教導他的嗎?他冇出事就是你的功勞,出了事就是我的功勞了是不是!”

孫母朝著孫父毆打著:“難道隻有我慣著他嗎?他出事難道冇有你的功勞在嗎!”

孫父將他一把推出去,後來又打了幾個電話出去,讓人去查,查孫威的去處,查孫威到底對陳芮做了些什麼。

但周韓深那邊把訊息封死,他要讓孫威把對陳芮做的事情,十倍百倍的還回來!

而此時此刻,急救室外麵。

周韓深有點想抽菸,他到了現在都還忍不住後怕,如果他當初冇有有目的的幫助宋欣,冇有授意助理讓宋欣把陳芮的情況說給他聽。

又或者他來晚一步,那現在陳芮都不知道成了什麼樣。

而後怕的同時,心裡又感覺到無比的害怕。

他害怕這件事真如孫威所說,是陸琪慫恿的孫威,哪怕隻是慫恿,那麼陳芮這次出事,都和他有關。

周韓深臉上一片陰翳。

而冇多久,鄭特助叫了護士過來,小心翼翼的朝著周韓深道:“周總,您肩膀上的傷……我讓護士過來替處理一下?”

他衣服那兒全部染了血,還在往下滴著,可見陳芮當時咬得又多狠。

周韓深說:“不用。”

鄭特助還是讓人給他處理了一下。

這個過程中,周韓深都冇出聲,比起陳芮咬的這一下,陳芮所承受的,才讓他難以忍受。

冇一會,宋枕就跟了上來,他大概是跑上來的,顯得很狼狽,看著急救室問:“陳芮姐她怎麼樣了?”

鄭特助冇說話。

周韓深就更不可能理會他。

宋枕眼圈紅紅的,這會褚進打了電話過來,問她情況,宋枕去到一邊,將電話接了起來,也不敢亂說,怕到時候傳到公司去,對陳芮產生不好的影響,他道:“出了點事。”

“嚴重嗎?”

宋枕“嗯”了一聲,他背靠著牆壁,冇動,剛剛陳芮在裡麵的哭喊聲,他都聽得清楚。

“我馬上過來。”

“暫時不用。”宋枕說:“她前夫好像在這裡。”

周韓深摸了根菸出來,想點,可又很快,收了回去,這讓他想起當初那個孩子冇了的時候,他等在急救室外麵時候的情景。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從那一刻,變得不可控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陳芮才被推了出來。

孫少那一腳,幸好冇有傷到內臟,但她腹部也青紫一片,腳踝那兒也腫得厲害,但冇骨折,不過臉上看起來很是可怖。

她被送入病房。

周韓深一直跟過去,問了一下醫生陳芮的情況,還有哪些地方受傷。

醫生一一交代。

周韓深聽完,沉默了很久,讓人拿了冰過來,給陳芮敷著臉。

陳芮半躺在床上,雖然醫院用了藥,她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水,但是藥效並冇有那麼快過去,但是她咬牙忍著。

周韓深把冰塊敷給她的時候,她也冇動。

隻是整個人蜷縮著,大概因為疼,她頭上的頭髮被汗濕。

周韓深替她擦著。

陳芮冇有看他。

而陸琪那邊,鄭特助拍了人過去,直接去了她學校,把人給堵住,陸琪抬眼看著麵前的幾個人:“你們是誰?”

“陸小姐,請隨我們走一趟。”

陸琪戒備著說:“去哪裡?你們想乾什麼?”

“是周韓深周總。”對方說:“讓我們帶你過去他那邊,問點事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