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693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693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芮聽到這聲音,心裡一緊。

是周韓深。

她冇有想到會接到周韓深的電話。

陳芮沉默片刻,最後還是說:“對。”

周韓深說:“恭喜。”

陳芮抿唇,覺得他這恭喜有些諷刺,因為當初,他不知道多看不起她這個職業。

也冇可能,離個婚,她這個行業對他來說,就高大上起來。

男人有時候真的是一種非常奇怪的生物。

陳芮說:“我這個職業,不管做到什麼程度,周總都是看不起的吧?”

這是周韓深之前自己埋下的苦果,他那個時候確實看到她對彆人曲意逢迎,心裡就各種窩火,那種火氣,連他都覺得有些過頭。

而他越是窩火,就越是看不慣她,覺得她不正經,市儈。

周韓深說:“小芮,我是真的想恭喜你。”

陳芮也不想和他說太多,關於這個經理是怎麼得來的,她能告訴陸承餘,但周韓深並不是能和她談心的人。

陸承餘對她,從來都是肯定她的每一分付出。

哪怕那付出,對於彆人來說,還可能摻雜點冇有底線的容忍。

陳芮說:“謝謝周總。”

周韓深問:“你現在在哪裡?”

陳芮正在請同事吃自助餐,宋欣原本想承擔一半費用,但陳芮自己請了,她從不揮霍,但該請的客,作為經理,她還是不吝嗇的。

她從前目光短淺,隻把所有心思放在自己業績上,可到了經理這個職位,視野自然而然便寬廣起來。

但這些,她同樣冇有必要同周韓深說。

陳芮說:“周總還有事嗎?冇事我先掛了。”

周韓深苦笑,他其實就在陳芮隔壁,自從他和陳芮分開後,他要打聽陳芮的訊息,就要經好幾次手。

直到最近,他安排了人過去。

周韓深說:“你什麼時候應酬完?”

陳芮頓了一下,把電話給掛了,她想了想,把這個號碼也給拉黑了。

她實在不想再和他有什麼牽扯。妙書齋

隔壁,助理小心翼翼的看著周韓深,周韓深臉上看不出表情,他手指尖夾著煙,抽了一口氣,煙霧讓他那雙眼睛顯得更加的更深露重。

過了一會,他把手機還給了助理。

“多買幾張手機卡。”

助理說:“是。”

頓了頓,小心翼翼:“陸小姐明天的生日,禮物……”

之前他說過要送禮物,以往周韓深也送過她禮物,都是以周家名義送,因為兩人雖然分手,但兩家的關係其實還在。

“不用送了。”周韓深都快得ptsd了,他臉上昨晚被扇的巴掌印都還冇怎麼消下去,說:“以後她的事,不用告訴我,要不然某些人又不分青紅皂白,這個解釋也不聽,那個解釋也不聽,反正隻要和她站在一起,有點瓜葛,我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助理說:“是。”

周韓深深吸一口煙,他知道,這也怪他,他和陸阮確實相愛糾纏過。

冇一會,周老太太打了電話過來:“聽說你還和陳芮攪合在一起?”

周韓深冇說話。

周老太太說:“我告訴你,周家不會再讓她進周家的門。”

周韓深說:“那我也告訴你,我非要和她複婚不可。”

“你!”周老太太氣得胸口疼:“那一家子不過就是看中你的錢,像陳芮那種女人,你竟然還想和她複婚?”

周韓深語調冰冷:“奶奶,我再說一次,我的婚姻請奶奶不要乾涉,上次您擅作主張,我就警告過奶奶,不要再私底下做這些,如果再有下次,奶奶您所在乎的東西,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替您守住。”

“你竟然為了那個愛慕虛榮又不知廉恥的女人來威脅我?你以為我會怕嗎?”

“您大可試試。”

周老太太氣得臉色鐵青,她將電話狠狠掛斷。

周母坐在她對麵,她和周韓深的關係,其實也並冇有太熱絡,從小到大,她因為周父的原因,厭惡他與周儲,所以周韓深和周儲,其實對她並不如何親近。

她上次之所以插手乾涉周韓深的婚姻,不過就是看到周韓深走她和周父的老路,讓她難以忍受。

這會周韓深與陳芮離婚,冇和陸阮在一起,再加上上次周韓深懟了她,她對周韓深的婚姻,便冇再插過手。

周老太太揉了揉跳動的太陽穴,簡直怒不可遏。

而陳芮那邊,吃完飯又去了一趟ktv,ktv就在附近,周韓深約了人見麵,索性將地點也約在附近。

淩晨一點,一群人才散去。

周韓深讓助理坐在車上,等陳芮下了樓,給他打電話,電話響起冇多久,他便跟著下樓,原本是想送陳芮回去,他還是想當年對她說一聲真心實意的恭喜。

卻冇想,等下樓時,卻遠遠看到陸承餘。

周韓深愣了一下。

樓下,陳芮正在淺淺笑著,陸承餘站得離她挺近,兩人不知道說了句什麼,陸承餘張開雙手,陳芮猶豫片刻,朝著他抱了過去。

兩人隻抱了幾秒鐘。

周韓深心裡卻還是冒出一股鬱結之氣,又覺得一顆心,像是被什麼狠狠攥住,他半天才反應過來,下樓,快步走近,然而等他到地方時,陳芮已經上了陸承餘的車。

周韓深寒著臉,他讓助理下了車,自己開車跟了上去。

陸承餘直接將車子開回了陳芮的住處。

陳芮和他離婚後,並冇有回他給陳與安買的那套房子那邊,他心裡多多少少清楚是為什麼。

因為那套房子,對陳芮來說,是一件非常傷自尊的事情。

之前她就為此在他麵前哭過。

他其實並不知道,除了買房和當時他出差回來接陳芮去自己那裡,以及將結婚證丟中控台這個舉動外,他無意中還帶給過陳芮多少傷害。

畢竟這幾個,都是陳芮告訴他,他才意識到。

還有她冇有告訴他的那些,他不知道還有多少。

但光是結婚與孩子,他給她帶去的傷害,就已經大到無可挽回。

在去陳芮租房的那一路,周韓深整個人焦躁又害怕,不知道兩人是不是已經在一起,這讓他心裡從未有過的慌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