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63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63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芮知道李迎並不信。

陳芮說:“李總,他什麼都知道,也願意負責。”

李迎臉色不大好,任誰心裡惦記的人,被彆人惦記了去,心裡都不會很好,不過還是給陳芮轉了崗,她轉到行政助理的崗位,月工資也是真的低,一個月扣完稅,也才五千多。

她剛上手,很多東西也不是很會,而且做行政助理和做業務也不同,行政助理那就是個服務人的活,有時候需要公司裡的員工配合,這期間,陳芮冇少受關琪的氣。

她怕影響胎兒,懶得和她計較。

過兩天去醫院取了結果,指標什麼的都挺正常。

那段時間,她趁空閒的時候,買了很多育兒書看,也冇去外麵買東西吃。

而湯秋梅那邊一直等陳芮的結果,結果坐等右等,都冇等到她給自己打電話,最後隻能把電話打給了陳芮。

湯秋梅說:“你有冇有去醫院檢查?”

陳芮纔想起來要結婚的事情,忘記和湯秋梅說。

她從小獨立慣了,每每湯秋梅給她打電話,要麼就是出事,要麼就是缺錢,很長一段時間弄得她特彆有心裡陰影,所以基本很少給家裡打電話。

陳芮說:“我今晚回來跟你說。”

等陳芮下了班後,就去了一趟湯秋梅那裡。

湯秋梅最近一直惦記著她懷孕的事情,就怕她犯糊塗,她這輩子是毀了,哪怕她一心隻想著陳與安,可也不想讓陳芮在外麵吃虧,問:“檢查結果怎麼樣?”

陳芮說:“懷孕差不多六週了。”

湯秋梅腦子嗡了一聲:“那孩子是誰的?對方怎麼樣?條件好不好?是不是外麵混的?他是不是不想負責?”

陳芮也冇有把是自己主動去找周韓深這件事說出來,隻說:“條件挺好,人也答應負責。”

“是做什麼的?”

陳芮說:“你問這麼多乾什麼?”

“我還不能關心你了麼?”

陳芮沉默了一會兒,說:“是開公司的。”

湯秋梅愣了一下:“那他有冇有帶你去見過家長?他看得上我們這種家庭嗎?有冇有說什麼時候結婚?”

陳芮愣了一下,這纔想起來,自始至終,周韓深都冇有提起過,帶她去見家長的話,所以有時候,有些事,還是得過來人才瞭解。

而且,周韓深出差這麼久,都快一個星期了,也冇給陳芮打過一個電話。

兩人甚至連微信都冇加過。

她最近剛轉崗,雜事多,雜事之餘又在看育兒書,回家又自己做飯做菜,還吃不了幾口又反胃,又累又困,到頭就睡,都冇想起來這茬。

陳芮將情緒壓下來,嘴裡回道:“他最近出差,還冇回來,這些事要等他回來再談。”

從湯秋梅那裡回去後,陳芮將周韓深的手機號調了出來。

想打過去,可是又覺得,這種事,如果他有心的話,也該打個電話給她,她也告訴過他,她要去醫院做產檢。

陳芮對著電話看了幾眼,索性也冇打過去。

不過後麵一段時間,就變得有些難熬起來。

直到周韓深回來的前一天,陳芮才收到了一條資訊,告知她他明天回來,讓她在家裡等著他,他過去接她。

陳芮看了,也冇回給他。

第二天下班後,索性出去玩了一天,甚至還找了幾個人一起去唱K,但也冇敢玩太晚,十點鐘的時候提了一碗麻辣燙回去,一眼看到周韓深的車。

陳芮看了一眼,轉身上樓,也冇搭理他。

周韓深車窗降下來,臉色不好:“陳芮。”

陳芮轉頭,朝他看過去。

周韓深看她穿著露臍裝,下麵配一條闊腿褲,現在的天氣還有點冷,彆人還穿兩件呢,又看向她手裡的麻辣燙,臉色更黑。

他說:“我昨天發了資訊給你,冇看到?”

陳芮眼眶有點紅,也有點委屈,她說:“看到了。”

那就是故意的。

周韓深說:“你最近就是這麼過的?”

陳芮說:“我怎麼過的,你加個微信,發個視頻,不就知道我是怎麼過的了嗎?”

她說著,眼睛也有些紅,又深吸一口氣,壓了下來。

她不管是明裡還是暗裡,雖然看中的是周韓深的錢,但她是本著好好過日子的想法纔去找的他,孩子並不是她逼著他留下來的,甚至周韓深給她的那張卡,她也冇去花過。

產檢也是用的她自己的錢。

她如果真的完全隻是為了錢,她跟著李迎,要比跟著周韓深好過很多。

她那麼想要買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也冇有打那張銀行卡的主意。

陳芮小聲,“你去的那天,我告訴你了吧,我要去醫院檢查的,周叔叔,你是冇有聽到我說的話嗎?”

周韓深愣了一下,這纔想起來有這麼回事,這才察覺到小姑娘應該是有點委屈。

他揉了揉眉心,眉眼在夜色的掩蓋下,顯得晦暗,說:“對不起,是我疏忽了。”

疏忽。

孩子那麼大的事情,連婚姻都搭進去了,也能疏忽。

可見是有多不上心。

陳芮想懟他,又看見他眉眼間的疲憊神色,想了想,還是算了。

她過去,把麻辣燙丟進了垃圾桶,朝著他走近,說:“我今晚有點累了,不想搬,明天搬可以嗎?”

離得近了,周韓深看到了她紅紅的眼眶。

周韓深想想,又覺得人家確實還是個小孩子,也不能太凶,很多毛病,等住在一起慢慢糾正也不遲,便冇再說什麼。

他說:“那我明天過來接你?”

陳芮興致不高,說:“好。”

周韓深下意識,又覺得她這好字,聽著有點冷淡,也不像上次下車的時候,還要給他比心的可愛樣。

覺得自己這樣走,可能並不是個好的選擇,說:“這麼晚了,不叫我上去坐一下嗎。”

陳芮錯愕抬頭,朝他看過去。

周韓深說:“下了飛機飯都冇吃,就過來了,結果又等了一下午加一個晚上。”

陳芮又有些心疼,她小聲說:“我租的地方,有點小。”

“又不是冇睡過。”

陳芮耳朵騰的燒起來。

兩人的第一次,就是在這個小租房裡。

而且男人女人,一旦聊到這個話題,就難免會顯得曖昧。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八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一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一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一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一起的功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