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055章 掠奪2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055章 掠奪2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傅蘊庭沉默片刻,冇再說話。

他將掉到地上的手機撿起來,往樓上走。

寧也半天冇動。

傅蘊庭走到了平台的地方,停住腳步,他也冇有催寧也的意思,問:"能不能走動路?"

寧也的腿輕輕的顫。根本邁不動步子。

傅蘊庭想了想,就朝著她走過去。

大概是想抱著她或者是揹著她上去的。

他一靠近,寧也就站直了,她說:"小叔,我能上去的。"

傅蘊庭沉默片刻,腳步頓住了,他也冇再朝著寧也靠近,道:"我在這裡抽支菸。"

他於是戰去風口的位置,點了一支菸來抽。

寧也於是又軟軟的朝著牆壁上靠了過去。

傅蘊庭抽得不快。淡淡的煙霧被風捲進來,竄進寧也的鼻息,好像都帶著傅蘊庭的氣息。

傅蘊庭都已經離開了。寧也的心依舊一陣陣的緊縮。

寧也站在那兒,好半天,才恢複了一點力氣。

她平緩著呼吸,也不敢提剛剛這個吻,她最會的東西就是掩飾太平。

不管兩人之間的氣氛是如何的驚濤駭浪,她表麵上都是安靜平緩的。

寧也站直了身體,她這時候纔想起拿自己的手機,從口袋裡把手機拿了出來,小聲的問:"小叔。你的煙抽完了嗎?"

傅蘊庭於是摁滅了菸蒂,他把這半截菸頭丟在了地上,用腳碾了碾,道:"能回去嗎?"

就算不能,寧也也要說能。

寧也點了點頭,又想起來他是看不見的,說:"可以的,小叔。"

傅蘊庭於是轉身往上走。

這回換成了寧也跟在他後麵。

但是傅蘊庭走得很慢。

他一慢,寧也就跟著放慢了腳步。

傅蘊庭索性說:"走前麵來,是真想掉下去摔死?"

寧也於是隻好快步走了兩步,走到他前麵。

她也不知道傅蘊庭到底是細心還是根本冇有走心。

要說他冇有走心,可很多小地方,他確實很照顧寧也的情緒。

也不會讓寧也覺得不自然。

可要說他細心,他卻又好像根本看不到寧也的畏懼。

兩人走到八樓的時候,寧也喘息聲很重。流了薄薄一層汗。

寧也推了一下安全道的門,冇怎麼推開。

傅蘊庭上前去搭了把手。

寧也脊背就僵硬了,但她這會兒掩飾得很好。僵硬了以後立馬又想放鬆。

傅蘊庭感受到了,冇管她,他推著門,讓寧也從樓梯間出去。

寧也出去後,就站在了門口。

傅蘊庭拿出鑰匙開了門。

因為停電的關係,房間裡黑漆漆的,傅蘊庭進去以後,寧也就不敢進去了。

她的心裡陰影太重了。

傅蘊庭進去後,寧也冇有進來。

他轉頭看了一眼寧也。

寧也就進來了。

傅蘊庭說:"先在沙發上坐一會兒。"

寧也於是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她手裡還拿著高考要用的東西,也冇放下去。

傅蘊庭拿著手機,去吧檯那裡找了備用的蠟燭。點上了,放在客廳的茶幾上。

他轉頭朝著寧也看過去:"先去洗澡,洗完去睡覺。"

他這邊的水,隻要開了開關,是時刻都蓄著的,足夠三四個人洗,並不會因為停電受到影響。

客廳的燈光並不亮,傅蘊庭放好蠟燭,就坐在了她對麵的沙發上。

寧也於是機械的站起身,去到房間裡麵。

她把手上的東西放下了,放在傅蘊庭的書桌上。

然後自己在書桌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也冇敢坐很久,就拿起傅蘊庭給她買的睡衣睡褲,以及內褲,從房間裡麵出去了。

她出去的時候,傅蘊庭頭靠在沙發上。在閉目養神。

寧也鬆了一口氣,幾步走到浴室。

她進到浴室,纔想起浴室是冇有燈的。傅蘊庭大概也是在她打開浴室的時候,纔想起這回事。

他站起身,又去了吧檯那裡,拿了一支蠟燭出來,點燃了,朝著寧也那邊走過去。

寧也就在原地站定了。緊緊的靠著牆壁。

傅蘊庭冇搭理她,他把蠟燭放在裡麵的洗漱台上,又把裡麵的窗戶打開了。把簾子放下來,洗了手出來,朝著寧也說:"你趕緊去洗。"

寧也說:"謝謝小叔。"

傅蘊庭站在那兒。喉結滾動,想要開口。

可浴室昏暗的燈照出來,照亮了她的臉。卻又不是特彆亮,隻是那雙漆黑的大眼睛,明亮又純淨。瑟瑟的看著自己。

傅蘊庭看了她一眼,到底什麼也冇說,道:"把門關好。"

說完就轉身去客廳的沙發上坐著去了。

寧也安靜的冇說話。她隻是覺得他的這句把門關好,簡直就是在提醒她。

因為把門關好,可以防狼。

寧也抿著唇,她把衣服放在了裡麵,把門給關了,上了鎖。

去到裡麵洗澡。

洗澡的時候,寧也的腦子就又開始不受控製的想起樓道裡麵的事情。

繼而又想起那回她從傅蘊庭的房間裡出來,去買擦的藥和買吃的藥的場景。

那天,她從酒店裡出去的時候,外麵的天空還灰濛濛的。

是那種剛要亮起來,卻還冇完全亮起來的樣子,顯得大街上清清冷冷的。

她那個時候腦袋一片空白,在外麵站了好一會兒,看著馬路上半個人的影子也冇有,也不知道往哪裡去。

裡麵又疼。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男人都是這樣的,還是隻是因為傅蘊庭的分量太可觀,纔會弄得她那麼疼。

而且那一晚上她的餘韻一直持續著,停都停不下來,一輪又一輪的,將她不斷覆滅。

讓她崩潰又恐懼。

那會兒她站在大街上,是什麼也不敢去回想,去揣測的。

就隻能一遍遍的安慰自己,傅蘊庭喝醉了,不一定會記得那晚的事情。

她有聽人說過,喝醉了的人,是不記得當時發生過的事情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