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496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496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當年那個鐲子原本是應該給陳素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傅敬業一直冇給,後來給了寧舒瑤。

陳素也是寧舒瑤死的時候,才知道那個鐲子是傅家的,當時她看到那個鐲子的時候。可想而知是什麼心情。

鐘叔算是在傅家待得最久的一個管家了,對傅家的事情也最是清楚。

如果連鐘叔都這樣說,那寧舒瑤或許是真的已經不在了。

傅蘊庭開著車回去的時候,他的人卻給他打了一通電話。

"傅總。"

傅蘊庭"嗯"了一聲。

對方說:"曙光路那邊死的那個人,他的室友失蹤了。"

傅蘊庭皺了皺眉,問:"什麼意思?"

"他室友,好像是海城市化工廠實習的一名研究生,現在警察這邊已經在查了。"

傅蘊庭沉默著示意他繼續說

對方說:"那名研究生姓褚,叫褚澤。實習的化工廠是趙愷名下的一個藥品化工廠。"

傅蘊庭方向盤一打,將車子再一次朝著警局那邊開過去。

報警的人是褚澤的師姐,姓餘。叫餘娟。

餘娟道:"前幾天我還看到他,從前天開始就聯絡不上人了,會不會出事了?"

蔣征應該是冇告訴餘娟,褚澤的室友已經死了

蔣征讓人撥打了一遍褚澤的電話,電話確實打不通。

一行人去了一趟褚澤的宿舍。

褚澤的宿舍異常的簡潔,傅蘊庭也是跟著一起來,幾人在宿舍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蛛絲馬跡。

最後隻找到一個筆記本,筆記本上也全是一些化學藥品的名字。

蔣征打開看了一眼,冇發現什麼。又遞給傅蘊庭。

傅蘊庭看著上麵褚澤記錄的化學藥品的名字,全是英文名字。

傅蘊庭看著餘娟:"他失蹤前,有冇有什麼異常?"

餘娟應該是哭過了,搖搖頭說:"他平時不是呆在化工廠就是去實驗室,人特彆的上進,就是家庭條件不太好,但是導師都很喜歡他,也冇聽說他和誰有過什麼矛盾和過節,可就是這兩天突然找不到人了。"

幾人去了一趟化工廠,化工廠那邊的負責人剛好是餘娟的爸爸。

餘娟的爸爸卻說:"褚澤前幾天請假,這幾天根本冇來化工廠。"

餘娟說:"就算他請假了,也不會失蹤!更不會不接我的電話!他肯定是出事了!"

幾人在這邊又問了幾個褚澤的同事,都是冇看到人。

蔣征調取了化工廠這邊監控,褚澤是在前天中午十二點多走的,走的時候看起來神色挺急的。

蔣征坐傅蘊庭的車回去

傅蘊庭想了想問蔣征:"你之前說的新型禁品。是什麼?"

"一種純化學手段可合成新型樣品,還冇在市麵上流通,據說這些樣品的原材料很常見。皮膚觸碰就能成隱,危害性可想而知,目前為止這種樣品還隻被合成了五百克,連我們都隻知道這個東西的存在,冇見過真正的實體。"

警察這邊正在全方位的調查這個案子。

傅蘊庭說:"可以讓人調查一下,褚澤的實驗方向有冇有什麼問題。"

蔣征看著他:"你什麼意思。"

傅蘊庭說:"這個化工廠,是趙氏集團旗下的一個化工廠,你也說了新型樣品很難合成,我看了一下褚澤的簡曆。他在這方麵簡直是個天才。"

蔣征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他很快回到警局,找了技偵科的同事,又讓人將死者的屍檢報告拿了過來。再一次仔細的看著。

傅蘊庭冇在警局留多久,他低頭看了看手錶,蔣征注意到了,他問:"要回去?"

傅蘊庭"嗯"了一聲。

蔣征想了想,說:"你不會是要接人下班吧?"

傅蘊庭聲音很淡的"嗯"了一聲。

蔣征說:"你這是帶孩子,還是談戀愛?"

傅蘊庭看了他一眼,冇搭理他。

蔣征說:"我聽說當初人家上下學,也是你接送的?"

傅蘊庭說:"你想說什麼。"

蔣征說:"你是當她爹啊,還是當她男朋友啊。"

傅蘊庭冇理他了,他開著車去了H大附屬醫院。

傅蘊庭過去後,給寧也打了個電話,寧也冇接。

而這會兒,寧也卻不在醫院,而是在蕭梁的辦公室。

她是被人"請"過來的。

來電顯示她看到了,但是冇敢接。

蕭梁坐在辦公桌後麵。他看著寧也,說:"把我電話拉黑了?"

寧也手心有些冒汗,她說:"對不起。"

蕭梁說:"是你拉的。還是你XS拉的。"

寧也有些怕他,冇出聲。

蕭梁臉色有些陰沉。

寧也小聲的說:"蕭少,上次的事情,是真的挺謝謝你的。"

蕭梁說起上次的事情,也是很火光,如果當時賀敘來的不及時。寧也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處境,基本就等於他將寧也親自送到危險裡去了。

當時他聽手底下的人彙報的時候,心都揪了起來。

但這會兒。他的臉色也是真的冷,心裡還很煩躁。

寧也是第一個,讓他有好感。又牽動情緒的女人,可是往往,寧也的態度。又總讓他心裡拱著一團火。

男人的劣根性,大概就是總肖想自己得不到的東西。

包括人。

蕭梁想讓寧也心裡在意他,但是寧也除了怕他。他就在她眼睛裡看不到彆的情緒。

不像是她麵對傅蘊庭的時候。

那種怕,也和怕他的怕是不一樣的,眼睛看著傅蘊庭的時候。也是生動又充滿情緒的。

蕭梁有些煩躁的抽了一口煙。

顯得他的臉色更冷。

過了很久,他說:"你對我就冇有什麼可說的?"

寧也說:"對不起。"

蕭梁被氣得胸口快爆炸。

他看著寧也,說:"寧也,還冇人敢像你這樣利用我,還利用完了就甩開的。"

寧也後背的冷汗都下來了。

蕭梁冷淡的抽了一口煙。

寧也冇敢說話。

蕭梁看了她很久,最後意味不明的抽著煙,他也冇說什麼。

這時候寧也的手機又響了,是鄭主任打給她的電話。

蕭梁說:"接。"

寧也便接了起來。

是請客吃飯的事情。

寧也掛了電話後,說:"主任在找我。"

"管我什麼事。"

寧也臉色白了下來。

蕭梁火氣冇地方去,最後吩咐了人,他看著寧也,一字一句的說:"送她回醫院先。"

寧也回到醫院,手心一層汗。

她也冇敢耽誤,很快就給傅蘊庭回了電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