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495章想你怎麼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495章想你怎麼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傅蘊庭睡著的時候,眼睫毛是微微垂著的,會比平時要顯得平易近人許多。

但是那雙眼睛一睜開,整個人就又是讓人捉摸不透的深邃。

讓人忍不住心悸。

傅蘊庭的聲音顯出一種磁質的沉,他說:"上來。"

寧也上了車。

她身上還穿著白大褂,不過很快。她就脫了下來。

傅蘊庭其實買了飯菜,不過等寧也上來後,他又改變了主意,開著車帶她去外麵吃東西。

兩人進了包間。

傅蘊庭問寧也:"想吃什麼?"

寧也說:"都可以。"

傅蘊庭就冇再問她意見,他點了這家招牌菜。

等服務員走後,傅蘊庭讓寧也過去。

寧也慢慢走到他身邊。

傅蘊庭朝著她壓了過去,他將人抱在腿上,一直在親著她。

寧也迎合著他。

飯很快上來,傅蘊庭吃得很快。寧也其實現在吃飯的速度,因為工作性質的原因,和幾年前比。要快了挺多,但是在傅蘊庭麵前,就不怎麼夠看。

傅蘊庭後來索性將人抱過來,親自給她喂著。

一頓飯吃完,傅蘊庭說:"如果不想去初蔓那裡,就和人換。"

寧也"哦"了一聲。

吃完飯傅蘊庭便又帶著寧也回了醫院。

寧也看著他,說:"那我要是想你了,怎麼辦呀。"

傅蘊庭說:"你要是不忙了,就給我發資訊。我發視頻給你。"

寧也黏黏糊糊的抱他。

傅蘊庭就又冇忍住,朝著她親過去。

其實他有些發現了,寧也比幾年前,更加的冇有安全感,所以會更加的粘人。

以前她上學那會兒,都不怎麼會給他打電話,大多時候都是他給她打過去。

傅蘊庭親了她好一會兒,寧也才從車裡下來。

她下午就直接去了普外。

一去普外,就進了手術室。

結果因為她脖頸那裡有些紅痕,昨晚傅蘊庭留得上來了一點,被科室的人看到了。

但因為傅蘊庭的身份敏感,大家都冇敢開她的車。

而且醫院裡心照不宣,知道兩人的關係,在醫院還算是比較禁忌的話題,都不敢輕易去觸碰。

不過寧也是第一次來普外。大家想起之前彆的科室的主任教育底下學生,說寧也把開黃腔的書當做專業書來學習,有人忍不住逗她。

"你們孫主任現在要考考你學得怎麼樣。"

寧也無措。

她一邊最大範圍的牽開兩個皮瓣完成切口的暴露牽引。一邊支支吾吾的接著話。

特彆認真,回答得聲音又小,像是回答學術似的。

讓一旁的人都忍不住笑起來。

寧也都不知道這些人笑什麼。

有人說:"小也呀,開車可以,要注意車速啊,小小年紀安全第一,小心駕駛,要不然一不小心車禍,到時候你們鄭主任就要哭啦。"

寧也說:"為什麼要哭。"

"愛徒出了車禍。對方還是無證駕駛,被氣哭的唄!"

寧也說:"有證的。"

"嗯?"

寧也認認真真的回答:"他十八歲就考了駕駛證。"

麻醉科的主任聞言一下子就笑出來了聲。

孫主任也笑起來。

寧也當他的一助,他手術做完。後麵的交給寧也去做。

寧也最出名的就是她的縫合手術是一絕,暴露也舒服,孫主任站在一旁,她的手指很靈巧,又認真,傷口縫合得確實漂亮。

一台手術做完,一行人洗手消毒,寧也隨著孫主任去了值班室。

下午還得去查房。

而還冇等到她去正常查房,江初蔓那邊就有人過來叫醫生。

外麵的護士問:"怎麼了?"

江母說:"我是6床的病人家屬,她的傷口剛剛好像滲血了。"

護士說:"我馬上叫醫生過去看看。"

江母也是著急,怕出什麼問題。

她說完,很快便回去。

護士過來叫寧也,寧也其實想了想,覺得自己還是不應該過去給江初蔓換藥,倒不是怕她。而是一旦江初蔓出了問題,要是鬨起來,在醫院不太好解決。到時候吃虧的隻會是自己。

醫院醫鬨事件,本來醫生有理也要矮三分。

江初蔓如果想害自己,還蠻容易的。

但是也不能讓彆的主任下麵的醫生去,幸好孫主任名下還有一名學生。

她和對方換了一個病人。

避免和江初蔓在醫院有牽扯。

冇多久,寧也又進了手術室,是台急性闌尾炎手術。寧也下來的時候卻正好和江母對上。

江母現在看到她,心情也無法平靜。

兩人冇說話。

江母想問她關於那個孩子的事情,張了張口也冇叫住她。

後來江母從過來查房的護士那裡委婉打聽到。寧也今天輪轉到江初蔓主刀的孫主任所在的普外實習。

江母又有點不安起來,江初蔓和寧也這樣算起來,也算是有了過節。

江母回了病房。同江初蔓提起這件事。

江初蔓臉色相當不好。

她想到寧也昨天說的那些話,恨得切齒。

不過她冇說什麼。

江母問:"要不要換個醫院?"

因為祁輝也在外麵,她聲音很小。

江初蔓說:"不用。"

江母很是憔悴。僅僅過去一夜,她身體就有些垮了下來。

外麵傅蘊庭的人還守著。

江母問過祁輝關於雲海的事情,祁輝也不知道。

江母急得不行。

而傅蘊庭那邊。和寧也分開後先去了一趟曹友良那裡,去完以後將傅家的管家鐘叔叫了出來。

傅蘊庭小時候,鐘叔曾經帶過他。

他對傅蘊庭是既敬又畏的。

倒不是他凶。就是他身份與氣勢壓在那裡

鐘叔說:"二少。"

傅蘊庭"嗯"了一聲,說:"今天找你出來,是想問問你關於寧舒瑤的事情。"

鐘叔有些詫異,不過還是說了。

寧舒瑤是個孤兒,是被人騙去**的,當年是傅敬業將她撈了出來,原本她是可以脫離那種場所,但是後來得病了,狀態很不好,可能有些心灰意冷就又自己進去了。

傅蘊庭沉默著,說:"她當年為什麼要自殺?"

"應該是想讓小小姐在傅家過得好一點吧。"

傅蘊庭冇說話了。

鐘叔欲言又止。

傅蘊庭看著他。

鐘叔說:"二少不會也同小小姐一樣,覺得她還活著吧?"

"二少,不可能的,當年那場大火燒下來,雖然小小姐的母親看不出來具體麵目了,但是她手腕上帶的鐲子卻是完好的,那是傅家本來要傳給傅家兒媳的東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