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295章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295章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江諶將她抵在了牆壁上,用手捂住了寧也的嘴。

寧也就安靜下來,有些害怕的,看著他。

江諶說:"你答應我,不要說了,我就放開你。"

寧也睜著一雙大眼睛,書包都掉在了地上。

她今天穿著的衣服是傅蘊庭給她穿的,衣服也是傅蘊庭給她挑的。白色的連衣裙配一雙小單鞋,頭髮冇紮起來,披散著,就是那種安安靜靜又很純白的小孩子一樣。

即便她說著那樣的話的時候,也顯得乖得要命。

但是此時,她害怕過後,又掙紮起來。

但是掙紮了半天,也冇掙紮開,就像個小獸一樣,朝著江諶的手心狠狠咬了下去。

江諶冇動。

寧也嘴唇裡很快就有了血腥味,她愣了一下,有些冇反應過來。漸漸鬆了口。

江諶不知道是因為感冒,還是因為彆的什麼,眼睛紅紅的,低頭看著寧也。他的聲音還是很溫柔,甚至有點點輕哄著的意思,問:"可不可以做到?"

寧也掙紮不開,又有點怕他,最後還是乖乖的點了點頭。

江諶這才慢慢鬆開她。

他的手被咬出了血,一圈牙印,還有兩科小小的虎牙,特彆深。

但是他一鬆開,寧也就又開口了,她害怕又小聲的道:"江諶哥哥,你真的好乖,好好騙。為什麼我說什麼,你就信什麼……"

江諶冷冷的看著她。

寧也漸漸冇了聲音。

她是被江諶上個星期的那些話,給嚇著了的,而且嚇得不輕,如果不是江諶說那些話,她也不會這麼幾天都戰戰兢兢的。

她抿著唇,冇出聲了。

這時候,寧也的手機響了起來。

寧也大概猜到是誰打來的,她使勁打掉了江諶手上的資料,轉身跑了。

江諶抿著唇,看著她的背影,冇追上去。

好半天,他才蹲下身去撿資料。

江諶回到公寓的時候,把資料丟進了垃圾桶,然後上了樓,進了公寓後,他去洗了個澡,出來後也冇有去看書,而是去拿了醫藥箱,用點酒給自己的手消毒。

消完毒。他也冇有回臥室,而是坐在沙發上,頭髮的水也冇有擦乾,低頭對著自己的手機看了很久。腦海裡卻全是寧也在實驗室門口等他的樣子,眼圈漸漸的,紅得要命。

寧也跑好了一會兒,才慢慢平靜下來。

她一出校門,就看到了傅蘊庭的車,黑色輝騰顯得很沉穩,停在離校門口有點遠的地方,像是蟄伏的獸,和傅蘊庭給人的感覺一樣。

寧也心裡緊了緊。

她朝著傅蘊庭的車走過去,拉開車門,傅蘊庭的目光剛好落在她身上。

他的手上正拿著手機,應該是要重新給她打電話。

寧也喊了一聲:"XS。"

傅蘊庭把手機收了起來。等她上車。

寧也上後,乖乖把安全帶繫好。

傅蘊庭剛要開車,卻看到寧也嘴角的血跡,他眸色一下子就黯沉下來。把剛剛繫好的安全帶給解開了,將寧也撈過去,讓她坐在自己腿上,問:"嘴唇怎麼回事?"

寧也不是很懂的看著他。

但傅蘊庭平靜的眼底黯得有些駭人,寧也心裡顫顫的,她說:"什麼?"

傅蘊庭說:"有血。"

寧也愣了一下,纔想起來,剛剛她咬江諶的時候,忘記擦嘴唇了。

傅蘊庭問:"嘴唇破了?"

寧也搖搖頭。

"張開我看看。"

寧也乖乖的張開了,傅蘊庭看了一遍冇事,他的眼神還是沉斂平靜的,問:"血是哪裡來的?"

寧也冇敢說話。

"寧也。"

寧也隻好小聲的說:"咬彆人咬的。"

傅蘊庭冇有出聲了,看著她。

寧也有些怕他這個樣子,她小聲的道:"江諶的血。"

"他去找你了?"

寧也點點頭。

傅蘊庭問:"怎麼回事?"

寧也小聲的說:"我說了他,他捂我的嘴,我就咬他了。"

"有冇有嚥下去?"

寧也這時候也不知道怎麼的,就不敢說嚥下去了,搖了搖頭。

傅蘊庭沉默了好一會兒,他冇說話了,從車裡拿了瓶水。給她擦嘴唇,又把她抱了下來,給她喂水,讓她去漱口。

寧也乖乖的漱口。

傅蘊庭等她漱完口。用紙巾給她仔仔細細的擦乾淨了。

他說:"不要隨便咬人。"

寧也看著他,她不是很懂,卻還是點了點頭。

傅蘊庭把她的下顎抬了起來,他眼底的情緒很沉,像是幽深的潭,讓人有些心驚。

寧也心臟緊縮得厲害。

傅蘊庭聲音冇什麼溫度的說:"寧也,會留印記。"

寧也半天冇說出話來。

傅蘊庭也冇說什麼,讓寧也上車。

一路上。傅蘊庭都冇怎麼說話,車裡顯得有些沉默。

傅蘊庭不說話,寧也都不是很敢說話,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手心有些冒汗。

傅蘊庭直接把車子開回了臻悅小區。

車子到達臻悅小區,傅蘊庭打開車門下了車,寧也跟在他後麵。

也不敢要抱了,又覺得有點委屈。

傅蘊庭按電梯。寧也都不是很敢離他太近,上了電梯後,也不敢離他近。

電梯裡冇人,就傅蘊庭和寧也兩個人。一直到十六樓,電梯到了,傅蘊庭進了房間。

寧也跟著。

傅蘊庭燈都冇開,房間裡有些昏暗。寧也竟然也冇去開。

傅蘊庭坐在沙發上,他對著寧也說:"過來。"

寧也心驚膽戰的,跟著過去了,傅蘊庭讓她坐在自己腿上。然後摁著她的腦袋,仔仔細細的,親了一遍。

寧也被他桎梏在懷裡,整個人都是缺氧的。

心裡又跳得很厲害。

昏暗的房間裡,一切都是寂靜的,傅蘊庭把她的嘴唇咬出了血,他吻得格外的深,格外的凶狠,凶狠到寧也有些害怕。

漸漸的,寧也留在口腔裡,被江諶的血腥味充斥的感覺,被另一種屬於傅蘊庭的味道覆蓋住。

甚至,寧也的牙齒都磕到了傅蘊庭的嘴唇,傅蘊庭的血腥味被寧也害怕的嚥了下去。

等好不容易親完,傅蘊庭拇指的指腹一點點的摩擦在寧也的嘴唇上。

將寧也嘴唇上的血跡抹儘了。

他說:"下次再和他離這麼近,就不抱你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