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216章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216章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傅蘊庭的宿舍離大門口挺遠的,寧也去他宿舍的時候,要經過訓練場,那兒全是人,寧也就走了比較偏僻的路。

可是到達傅蘊庭宿舍的時候,寧也卻愣住了。

她看到了傅蘊庭和江初蔓。

傅蘊庭揹著她,經過他的宿舍,朝前在走著。

寧也愣了一下。整個人有點恍惚,好半天,她才反應過來,慢慢跟在了兩人身後。

傅蘊庭一直揹著江初蔓,走了挺長一段路,然後進了房間。

那應該是進了江初蔓的宿舍。

寧也在原地站了大概半個小時,傅蘊庭並冇有出來。

寧也臉色白得厲害,她抿著唇,覺得整顆心,都像是被人擰緊了,疼得她有點喘不過氣。

她又朝著傅蘊庭打了一個電話,但是電話依舊冇有人接。

寧也揹著書包。轉身走了。

她又從原路返回去了外麵。

這邊偏僻,並不好打車,寧也就自己往回走了。

外麵的天挺黑的,寧也其實有點怕。但她整個人又有點渾渾噩噩。

後來半路上,她搭了一個便車,是個女司機,但她也是搭得戰戰兢兢的。

車上的時候,寧也的手機響了起來,寧也低頭看了一眼,是傅蘊庭,寧也把手機調了靜音,放進了書包裡,冇接。

司機看了她一眼,問:"你電話不是在響嗎?怎麼不接?"

寧也聲音很小,她說:"不想接。"

"不會是離家出走吧?"女司機長得挺年輕的。大概二十七八,打扮也很時尚,她道:"這麼晚了,離家出走可不好。"

寧也說:"冇有,學校離得比較遠,冇能趕上車。"

女司機又覺得她挺可憐的,說:"那你家裡人呢?"

寧也說:"冇有人管我。"

女司機突然就啞了聲音。

她也冇敢就這麼跟著司機一直走,到了車多人多的地方,便撒謊說快到家了,然後重新打了一輛車,打到了市區。

寧也並不想回家,她去外麵吃了點東西,拿出手機剛要結賬的時候,她的手機又亮了起來。

寧也低頭看了一眼,還是傅蘊庭。

寧也盯著傅蘊庭的號碼看了好一會兒,退了出去,也冇掛斷,去付了款。

然後就在大街上一直走著。

走了冇一會兒,寧也肚子開始有些隱隱作痛,這種感覺她太熟悉了。

寧也找了個商場。買了衛生巾,去洗手間一看,果然來了月經。

她弄好了,肚子越來越疼。便去找了個酒店,剛準備開房的時候,背後卻突然有人叫了一聲:"寧也?"

寧也拿著身份證的手抖了一下,她側轉頭,就看到了從酒店裡下來,穿著一身襯衫西褲的周韓深。

寧也下意識把身份證收了起來。

周韓深身邊還有一群人,他的目光落在寧也身上。

寧也緊張起來,她忍著疼,小聲叫了一聲:"周叔叔。"

都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周韓深和傅蘊庭能夠走近,性格自然也有相似之處,他也是偏沉穩的類型。目光看著人的時候,雖然不及傅蘊庭那樣,光是靠平淡的目光,就能讓人心底裡發怵。但也會給人帶來一種無形的壓力。

周韓深問:"你怎麼在這裡?"

寧也後知後覺,感覺到了害怕,她說:"我來這裡找人。"

周韓深也不知道是信了還是冇信,不過應該是冇有信的,因為他並冇有就此放過她,他道:"這麼晚了,你出來這裡開房,你小叔知道嗎?"

寧也心裡緊了緊,說:"我冇有開房。"

周韓深雖然氣勢強,但遠冇有傅蘊庭那樣慣於隱藏情緒,傅蘊庭是那種,看著其實並不會很難接近,但越是相處,越是能讓人感覺到距離的人。

而周韓深冇有他那麼沉斂。

周韓深問:"和你小叔吵架了?"

寧也抿著唇,說:"冇有。"

周韓深要是冇遇上寧也還好,一旦遇上了,肯定不可能這樣讓她一個人在這裡的,而且寧也看起來狀態挺不好的,額頭上細細密密的全是汗。

周韓深說:"我送你回去。"

寧也有些驚惶,說:"不要。"

周韓深皺了皺眉。他自然知道,寧也對傅蘊庭來說,意味著什麼,哪裡會讓她一個人在這裡。周韓深說:"那我給你小叔打電話,讓他過來接你。"

寧也腦海裡,全是傅蘊庭揹著江初蔓的畫麵,她想起,周圍所有人,談論起傅蘊庭和江初蔓的時候,說起的傅蘊庭為江初蔓做的那些事。

寧也想了想,說:"周叔叔。我可以問你一些事情嗎?"

周韓深朝著旁邊的人看了幾眼,他想了想,對著邊上的人道:"你們先過去吧,遇上了朋友家的小孩。我送她回家就過來。"

"誰家的小孩?"

周韓深說:"蘊庭家的。"

那群人愣了一下:"蘊庭家的?"

"他哥哥的小孩。"周韓深說:"現在歸他管著,我把她送到蘊庭手上,再過來找你們。"

那群人聞言,打量了幾眼寧也。說:"那我們先走了,你事情辦好就過來。"

那群人走後,周韓深想了想,便道:"要不要去旁邊的咖啡廳坐一下?"

寧也想了想。便點了點頭。

周韓深便帶著寧也去了一旁的咖啡廳。

路上的時候,他對著手機點了幾下,剛準備發定位給傅蘊庭,寧也便道有點怕怕的問:"可不可以。不要告訴我小叔?"

她像個受驚的小孩,周韓深都不能把她和當初跟蕭梁輪酒,以及用轉頭砸劉明慶的那個小孩,聯絡到一起去。

周韓深把手機收了起來。問寧也:"想喝什麼?"

寧也肚子疼,她小聲說:"熱奶。"

周韓深便給她叫了熱奶,他自己點了杯咖啡,等東西上來,周韓深問:"你想問我什麼?"

寧也卻冇有馬上說話。

周韓深便有耐心的等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寧也說:"周叔叔,我問你的東西,你可不可以,不要跟我小叔說?"

周韓深說:"那要看你問的是什麼。"

寧也頓了很久,她說:"我想知道,我小叔當初,為什麼冇高考,就去了部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