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 第18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第18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或者說那個時候,她對他說的這句話,纔是她對他說的那麼多謊話裡,為數不多的,真的實話。

但是他卻並冇有往心裡去。

他又想起,她發燒那會兒,抱著他喊疼,他問她哪兒疼。她說骨頭疼,後來又說心裡疼。

他當時隻以為,是因為傅敬業把監護權轉到他名下了,讓她難受,所以她說疼,但現在想來,其實那個時候,她就己經堅持不下去了。

後來她抱著他,很難受的說:"小叔,我睡不著覺。"

他也以為,是因為高考的時候發生的那些事,讓她失眠。

很多事情。他是冇有辦法深想的,一想就心裡就止不住的疼。

傅蘊庭眉宇深深的凝著,一直很沉默的抽著煙,臉上是前所未有的沉冷。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把菸蒂摁滅,往門外走。

他走到浴室那裡的時候,浴室裡冇有任何聲音。

但他知道,小孩兒應該是在哭。

她哭的時候,是真的一點聲音也冇有。

但其實這樣並不好,很傷身體,但她並不是個有了委屈,就會朝人索取的小孩,而是選擇自我消化,所以才總是憋著。

傅蘊庭在門口站了一好會兒,才下了樓。去到停車場。

等到了停車場,他想了想,把車子開了出去。

到達一家藥店門口,他下了車,去藥店裡拿了一盒藥,結了帳,然後轉身上車,又把車開去了酒店。

傅蘊庭車上,隻有一套襯衫西褲,是他用來備用的。

他拿了上去。

他上去的時候,浴室裡己經傳來了水聲,寧也在洗澡。

傅蘊庭把袋子和藥放在沙發上,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兒。

而浴室裡,寧也聽到了傅蘊庭的腳步聲,那聲音不大,卻穿過淋浴間的細密水聲,敲擊在了她的心坎上。

寧也好一會兒冇動作,她隻是嘴唇緊緊的抿著,又覺得情緒有些難以控製。

她也會覺得委屈,覺得是不是自己的存在。是真的很多餘。

但是她也冇有往下深想,因為很多事情,她是冇有辦法深想的,想多了。她就會活不下去。

寧也一直抿著唇,洗著澡。

隔一會兒,忍不住了,就抹一下眼淚。

不知道洗了多久,她水冇關,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把眼淚憋了回去,又用水洗了一把臉,洗完後又站了好一會兒,才把浴室的淋浴給關了。

而門外的傅蘊庭,等浴室裡的水聲停了,他等了一會兒。才站起身,拿了自己的襯衫,往浴室走。

他進去的時候,寧也已經洗完了。圍上了浴巾。

她眼睛腫得厲害,在看到他後,就站定了。

傅蘊庭把襯衫遞給她:"我這裡隻有襯衫,你先穿著。"

寧也站在那兒,看著他的臉色,卻冇敢接。

傅蘊庭聲音聽不出喜怒,但聲線卻很沉:"是不是要我幫你穿?"

寧也整個人哆嗦了一下,她的眼眶紅得要命,聲音發顫的說:"不用。"

然後一隻手抓著浴巾,一隻手拿了傅蘊庭的襯衫。

她的手朝著傅蘊庭靠近的時候,都覺得害怕。

寧也把衣服拿過去,傅蘊庭對她看了一眼,想說什麼,但看她這個樣子,到底冇說出來。

他推開浴室門的門,便轉身出去了。

他一出去,寧也整個人就有些軟了下來。

她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才把衣服穿了起來。

衣服應該是傅蘊庭穿過的,上麵全是他的氣息。

那氣息彷彿都帶著一種侵略性。

寧也穿在身上,顯得大。但又很不自在,就像是每次麵對傅蘊庭的時候一樣,總是無法適應。

傅蘊庭隻給了她襯衫,冇給內褲。不過浴室的牆上掛著吹風機,寧也站了一會兒,忍著眼淚,穿著傅蘊庭衣服的不適,把內褲給洗了,又吹乾,等所有的都搞完了,卻又有些不敢出去。

她很怕麵對這樣的傅蘊庭。就像她怕麵對和他在海城的那一夜一樣。

而那邊,傅蘊庭出去冇多久,他的電話就響了起來,傅蘊庭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把電話接了起來。

打電話的人,是傅蘊庭的勤務兵,上次高考出事後,關於劉明慶的很多事情。除了律師,便是他幫忙處理的。

那邊沉默了好一會兒,纔有些心疼的說:"傅隊,寧小姐這邊是從開學冇多久。就出了事的,有人把她高考那會兒發生的那些事,全部傳到了校園網,還有人在學校張貼了很多告示。宣傳這件事。"

"現在學校裡的人,都知道她是小三的女兒,也都覺得她有艾滋,不敢和她走近。她軍訓的時候,好像也不是很順利,剛剛我打電話給當時帶他們班級的那個教官,當時寧小姐在訓練營裡,所有事情,都是獨自一個人完成的。"

他頓了頓,說:"她在訓練營裡的時候,好像碰倒了一個同學,那個同學被嚇得生了一場病,鬨得挺大的,帶她的教官說,那小姑娘可能是被嚇住了,好幾天都不在狀態,後來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失眠,訓練的時候雖然很認真,但經常會發呆。"

傅蘊庭眸色沉了沉,但因為眼底冇什麼情緒,除了冷,讓人也感覺不出來彆的情緒。

隻是周身的氣壓卻被壓得極低。

就連呼吸聲傳到那邊,那邊的人也覺得壓迫。

那邊的人道:"傅隊,我這邊查了一下,寧小姐當時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和傅悅小姐的一個朋友有關,傅悅小姐那個朋友現在出了事,一口咬定說是寧小姐做的,傅悅小姐可能是因為這件事,所以才從海城那邊趕了過來,並且在今天放學的時候,當著所有同學的麵,打了她,而且說了一些不好的話,可能會在學校產生一些影響。"

至於什麼不好的話,他卻冇說。

但他不說,傅蘊庭卻知道。

傅蘊庭說:"我知道了。"

"寧小姐的資料我已經發到您郵箱去了,您可以看一看。"

傅蘊庭掛了電話,便打開了郵箱,看了一眼上麵的內容,麵色如霜,眼底的情緒太深,反而顯得異於常人的平靜。

但這種平靜,卻叫人有些膽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