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尋巧小說 > 都市 > 當我重新遇見他 > 第2章 和他相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當我重新遇見他 第2章 和他相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時之間,整個江城全是墓地車禍發生了爆炸,現場可謂是慘不忍睹。

但是眾多記者卻在這時候想找到車中的受害人,卻遲遲冇有找到人的痕跡,現場隻有一輛爆炸的車輛,車內的人卻不知所蹤。

不僅僅是他們注意到了這個資訊,而來的消防員也在現場勘察過,表示這次車禍冇有人員傷亡。

冇想到,居然是以這樣的方式讓兩人重新相遇,胡大偉看著搶救室關上的門,他剛剛真的害怕了,看著生氣逐漸消失在懷裡的女人,胡大偉恨不得把整個江城的專家都找來。

“李大力,趕快去給我找,把全省省甚至全國最好的專家,都給我找來!還有給我想辦法調查清楚那個司機為什麼跳車這麼及時!”

胡大偉可不覺得司機會這麼及時的跳車,一般司機遇到這種情況都隻會緊急踩刹車,或者是提醒車輛裡麵的人一起跳車,怎麼會隻有他一個人跳車呢?

胡大偉這時候才感覺到十分無能為力,想要替搶救室裡麵的女人分擔一絲痛苦,卻發現怎麼也做不到。甚至在懊悔,如果當時上去和她打招呼,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但是又想到兩年前自己不辭而彆,如今她的心裡,恐怕是對自己隻剩下了恨意。

李大力把這件事情做得非常好,至於那個司機早就已經被他完全控製住了。

現在的胡大偉冇有時間去管司機的事情,整個人都沉浸在悲傷和憤怒中。

李大力直接調查了司機,也得知他最近恰好缺錢,會不會是故意謀殺呢。

“總裁,我已經調查出來了,這個司機最近賬上多了十萬塊錢,並且全都打入了市人民醫院,想來他應該是缺錢,所以纔會走到這個地步,隻是卻冇辦法找到幕後之人。”

胡大偉猜得冇錯,這件事情的確不是表麵看到那樣簡單,一切都是有人在背後謀劃。

“病人現在已經冇有生命危險了,家屬去繳費吧!”

醫生推開了搶救室的大門,好在蘇依芸這次的傷病不是特彆嚴重,再加上救援非常及時,也及時止住了血。

“好好好!”

胡大偉安排了人去繳費,回到病房默默陪著蘇依芸。

卻發現,蘇依芸現在的狀態和兩年前就是天差地彆,好像已經冇有了從前的靈動勁兒。

胡大偉心中非常的自責,不知道這兩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也非常懊悔自己如果能夠早一些達到了胡老爺子給的目標,說不定就能夠早一點擁有保護蘇依芸的能力。

蘇依芸此時安安靜靜地躺在病床上,隻是腦子裡麵卻非常模糊,這一次,他又看見了那個人的臉。

那樣俊俏的容顏,又深深地烙印在自己的心裡,這已經是數不清多少次的夢魘。

那個曾經因為交不起學費被人看扁的男孩,卻願意每天都往自己宿舍樓下送早餐。

那時候的蘇依芸,應該是人生當中最快樂的時光。

大學時候的戀愛,纔是刻骨銘心。每天早晨為了多睡一點懶覺而貪睡,但是每天洗漱完都能夠在窗台上麵拿到熱和的早餐,那是曾經那個男孩對自己所有的偏愛。

隻是後來有一天,那男孩從此消失在蘇依芸的眼前甚至不曾留下隻言片語。

“你去哪兒了,彆丟下我……”

蘇依芸眼角的淚不自覺地流下來,胡大偉看著女人如此惹人憐愛的模樣格外心疼。

“彆怕,我回來了,我一直都在!”

胡大偉抓住了蘇依芸的雙手,親吻她眼角的淚痕。

而顧章言在得知車禍發生的地點,距離爺爺的墓園附近時,心中隱約猜到一絲。

再加上公安局和自己打電話,證實了那輛車正是家裡麵的。這一下,顧章言也開始不淡定了。

隨後開始調查車禍的事情,但是又希望蘇依芸在那場車禍當中藏身,這樣顧家的股權就全部都回到自己的手裡麵了。

而林悠悠看到一篇篇新聞都在報道車禍的事情,心中卻格外高興,輕輕地撫摸著肚子。

“寶寶,馬上我們就要有一個家了!”

隨後便打電話去詢問顧章言有關車禍的訊息,在得知現場冇有任何人傷亡的時候,林悠悠這下更加慌張了。

“這事情是怎麼辦的,為什麼車上冇有人?”

“林小姐,這可真不怪我們,我們可是和司機說好了的,事成了纔會有剩下十萬塊錢給他,哪知道現在司機的屍體也冇有,就連那女人的屍體也冇有。”

電話那頭傳來冰冷的聲音也也讓林悠悠感到無比害怕,“那如果要是那兩人冇死,不會留下什麼把柄吧?”

“放心吧,我辦事你還不放心,那司機要是敢說出半個字,他老母親就彆想活下去了。”

得到這個訊息,林悠悠纔算是吃了一片定心丸,這下也不再擔心這件事情,反正蘇依芸現在也是失蹤的狀態。

深夜裡,蘇依芸隻感覺到口乾舌燥,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躺在病房裡麵,一切都是那麼陌生。

自己這是發生車禍了,可是當時卻有一個人過來把自己抱出去了,好熟悉的感覺。

蘇依芸拿了一下床頭的水杯,裡麵的水是溫熱的。而這杯子的顏色,恰恰是當年自己最愛的粉色小豬。

一瞬間,無數的回憶鑽入了自己的腦海,這一切都彷彿是一場夢一樣。自己和顧章言的婚姻,就像是一場夢,夢醒來時,自己和胡大偉依然還在校園裡麵生活。

胡大偉端著另一隻粉色小豬的水杯來到了病房裡,刹那間,四目相對。

“太好了,你終於醒了!”

胡大偉趕緊進了病房,把水杯放下,隨後又開始熱情地詢問,“你現在還有冇有感覺到不舒服的?”

蘇依芸感覺這彷彿就像是在做夢一樣,這個男人穿著西裝,挺拔地坐在了自己的麵前。

“你怎麼在這裡。”

麵對著昔日的愛人,蘇依芸已然找不到和他進行溝通的話,或許從前的自己還會恨他,但是現在的自己,已經找不到恨他的勇氣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